評論: 廖明安

廣告

我國網絡歌手蔡恩雨在北京央視上節目時,稱中國為祖國,引起反彈。蔡恩雨在節目中自我介紹道:「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蔡恩雨,我的老家是在中國廣東省揭西縣。」網民紛紛留言指責糾正蔡氏,指蔡氏的祖國是馬來西亞而非中國。

我們不瞭解蔡恩雨是什麼心態,把中國認為祖國。大馬華人祖先來自中國各地,因慎終追遠,追溯先人南來的刻苦精神,於是會謹記祖先來自哪,這就為什麼我們都需懂得本身的籍貫或祖籍,大馬華人把中國當祖國,是極為不愛國的表現。

仍記得華教鬥士沈慕羽在95歲大壽宴會上,鏗鏘有力的說「我們華裔在馬來西亞落地生根超過600年,是土生土長的土著。」。沈老那番話,或許讓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感到刺耳,但卻是我們華裔效忠馬來西亞的偉大體現,因為華裔一樣熱愛馬來西亞,一樣對馬來西亞有生於斯死於斯的高尚情操。

愛國不等同愛政府

今年是我國政權交替的第一個國慶日,主題是「愛我馬來西亞」。在509大選,因為愛國主義開始膨脹,人民誓將陷於水生火熱的大馬拯救,總算將腐敗政權以民主選舉推翻,讓大馬獲得新生。因為前朝種種不堪,留下天文數字的國債,希盟政府再激發人民的愛國主義,公開募捐,獲得人民大力響應,紛紛捐款救國。

馬哈迪任相22年,他不斷以愛國主義,扭曲愛國價值觀。他獨裁和野蠻的政權,高舉愛國主義旗幟,作為穩定權力,控制國民思想的魔法。他將種族主義包裝成愛國主義,將愛國主義歪曲成愛國愛黨,黨政不分,不愛政府就是不愛國家的寶典。

廣告

在這個陷入群體盲目的時代,缺乏理性、沒有判斷力、情緒化、極端化、神化等等作祟下,老馬重作馮婦,必將愛國主義發揮得淋漓盡致,以鞏固其政權。老馬識途,他當然知道宗教主義、種族主義在新馬來西亞難以伸展,於是以熟練的手法,將愛國主義加以包裝,鼓動與號召國人,將不認同新政府者視為不愛國者,是敵人,這與國陣執政的手段如出一轍,效果有過之而無不及。

十七世紀英國偉大作家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曾說「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當然,這番話並不是要否定國民對國家的效忠於真誠,而是指統治階層那種偽裝且歪曲的愛國主義,以愛國主義掩蓋了私利。愛國的表現理應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樸素情懷,一旦被當權者「主義化」,行為和思想就會被統一化,被控制,被洗腦。

愛國不等於愛政府,效忠馬來西亞,是我們作為國民的本份,而政府管理國家應該以民為先,任何政策都必須造福人民為首要任務。愛馬來西亞,就應該監督替人民管理馬來西亞的那班公僕,絕不要讓他們有重蹈前朝覆轍的任何可能,更不應該助長新政府的歪風。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