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铃莹曾在2013年参与在澳洲的「袋鼠演习」,负责驾驶AH-64D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

(新加坡3日讯)32岁空军女机师出车祸伤及手腕,无法再开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为此起诉德士司机索赔至少407万元(1221万令吉)!

广告

起诉人邓铃莹(32岁)是在去年入稟高庭,针对2014年7月8日发生的一起车祸,向一名德士司机黄昌英索赔。

据当时在新加坡空军部队担任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飞行员的邓铃莹称,案发当天清晨6时40分左右,开著货车沿著樟宜东路上段行驶时,一辆德士在交界处闯红灯,导致货车撞上德士,德士接著撞上另外两辆车。

车祸的撞击力导致女机师的手腕、颈部、肩膀和头部受创伤。由於右手腕扭伤而且持续性都会有阵痛,她的手部活动受阻,在开直升机时影响操作,也难以长时间紧握控制器。

邓铃莹是新加坡极少数阿帕奇战斗型直昇机女飞行员,但经歷车祸后,也倒致飞行生涯结束。
邓铃莹是新加坡极少数阿帕奇战斗型直昇机女飞行员,但经歷车祸后,也倒致飞行生涯结束。

有鉴於此,她无法继续担任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机师,2017年1月起正式转调成为空战军官(Air Warfare Officer),她目前仍在空军任职。

由於无法担任机师,她的飞行津贴以及薪水都受影响,再加上物理治疗费用与未来收入,她要求的「特別赔偿金」(special damages)就高达407万元(1221万令吉),针对的是她的收入损失、医药费等费用。

至於针对伤势、痛楚等的「一般损害赔偿金」(general damages),法庭文件尚未註明她所要求的数额。

广告

法院去年8月已经裁决,德士司机必须承担100%的责任,案件料將开审评估赔偿数额。

曾录製国防部视频

曾驾驶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飞行员的邓铃莹曾录製国防部视频,分享飞行经验。

邓铃莹曾在2013年参与在澳洲的「袋鼠演习」,负责的是AH-64D阿帕奇战斗型直升机。

她当时就提到,参与演习的其中一大挑战,就是得和陆军及海军使用共通的术语,避免產生误会,才能完成任务。此外,在澳洲执行夜间飞行任务的挑战更大,因为相对於新加坡,当地的领空真的是一片漆黑,因此必须仰赖飞行系统作为指引。

据知,邓铃莹是新加坡极少数开阿帕奇战斗型直昇机的空军女机师,无奈在录製视频的隔年发生车祸,飞行梦也得告一段落。

记者走访邓铃莹的住家,不愿具名的邻居指出,她婚后已经搬走。婚姻註册局记录显示,她在前年7月结婚。

「我从小就看著她长大,认识她一家约20年了。她现在还是会抽空回来这里,看到大家都会热情打招呼,身体状况看起来还不错。」

另一方面,法庭审讯显示,德士司机虽不承认闯红灯,但同意承担全责。

根据辩方说法,对於起诉人指德士司机闯红灯导致车祸的说法,德士司机並不承认,可是他没有意图针对所需承担的责任部分提出异议。

此外,德士司机也要求起诉人针对索赔的部分提出证明,並指诉方的这些损失与她没有尝试寻求其他適合的工作和妥当治疗有关,认为她没有尽力去减少车祸所带来的影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