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海德

广告

509大选马来西亚变天,成为东南亚佳话,老马93岁回锅执政,更是轰动全球,写历史创奇迹。我国的邻国新加坡突然掀起一阵舆论,猜测大马的政治海啸是否亦将波及该国,再创东南亚政治奇迹。

不过,509变天之所以是「奇迹」,是因希盟乃至国人本身根本无法预料到「海啸」竟能绊倒国阵中央政府,乃至横扫数个州政权。选前的迹象虽很明朗,尤其人们对前首相纳吉的施政的抱怨和不满,以及对马哈迪的重量级回归称赞,但谁也拿不准能赢获多少国州议席。但票仓一开,惊为天人,「政治海啸」已吹了三届大选,唯以前多称「反风」,这次总算灭顶,做了政府。

回归原题,我国的政党的轮替,是否会影响新国小岛?这个疑问,在308后一直都在进行着,2011年有些特殊突破,反对党的趋势上升,工人党除了卫冕深耕的后港单选区,并首次在大选中拿下阿裕尼5席集选区,成为新国政治最强佳话。加上非选区议席,反对党在国会里共有达9席。

相反的,一直在波东巴西深耕的詹时中,反而换妻上阵后丢失,其带领党人转攻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亦落败造成两失,詹氏政治生涯中止。新国反对党有喜也带忧。只能说,新国吹是小「反风」,基本与我国无关,按照时评人郑名烈的看法,是选民对李光耀威吓选民的狂言产生反感,对威权政治开始持反对态度。2013年榜鹅东补选,工人党候选人胜出,反对党更信誓旦旦,为下届大选做好准备,有者亦说这是我国505大选的反风所致。

痛恨政府作前提
熟知,2015年的新国大选,由于强人李光耀早前逝世又时逢建国50周年,导致新国举国掀起缅怀李前总理热潮,经过人民行动党政府大肆推助,以及特意将5、6席集选区减少,改为4席集选区等,一方面压制反对党;政府亦成功抑制反感情绪,使得选票大量回流。再者,反对党虽积极投入大选,却铩羽而归,仅工人党微差保住2011年的6席,突围宣告失败。

明显这与我国大选扯不上关系,反之非常合乎新加坡国情,该届大选不只无「反风」,反倒让人民行动党保住执政优势。

至于新国下届大选将落在2021年前后,反对党或异议分子已发出号召,呼吁新国选民敢敢换政府。但考虑到差距有数年之久,希盟绩效目前仍无头绪,隔岸观火的新国选民风向如何,也看不出所以然。只能说,新国人民多少习惯从体制内批判,投反对党除非抒发极度不满,否则新国已有非选区议席制度,人民行动党全胜仍可按得票率分配反对党进入国会议政。

广告

由此看来,除了国情不同,两国选举制度亦大不同,要借鉴我国反风,除非新国人真的如我国恨透纳吉政府那样,恨透李显龙政府,恨到要倒政府不可。但是,新国人民行动党的治国成效极高,而且国小容易管理和严控,可谓「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矣,争取最小努力原则是普遍的生活价值。

民主自由等并非说新国人不要,新国虽非安居乐业至完美,但长居久安、踏实稳健才是其标准,人民行动党既然能与时俱进、不时整顿政策顺应民情,那还真是「虽有舟舆,无所乘之」了呢。两党制的形成都瞧不见,何以见得换政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