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海德

廣告

509大選馬來西亞變天,成為東南亞佳話,老馬93歲回鍋執政,更是轟動全球,寫歷史創奇跡。我國的鄰國新加坡突然掀起一陣輿論,猜測大馬的政治海嘯是否亦將波及該國,再創東南亞政治奇跡。

不過,509變天之所以是「奇跡」,是因希盟乃至國人本身根本無法預料到「海嘯」竟能絆倒國陣中央政府,乃至橫掃數個州政權。選前的跡象雖很明朗,尤其人們對前首相納吉的施政的抱怨和不滿,以及對馬哈迪的重量級回歸稱讚,但誰也拿不準能贏獲多少國州議席。但票倉一開,驚為天人,「政治海嘯」已吹了三屆大選,唯以前多稱「反風」,這次總算滅頂,做了政府。

回歸原題,我國的政黨的輪替,是否會影響新國小島?這個疑問,在308後一直都在進行著,2011年有些特殊突破,反對黨的趨勢上升,工人黨除了衛冕深耕的後港單選區,並首次在大選中拿下阿裕尼5席集選區,成為新國政治最強佳話。加上非選區議席,反對黨在國會裡共有達9席。

相反的,一直在波東巴西深耕的詹時中,反而換妻上陣後丟失,其帶領黨人轉攻碧山大巴窯集選區亦落敗造成兩失,詹氏政治生涯中止。新國反對黨有喜也帶憂。只能說,新國吹是小「反風」,基本與我國無關,按照時評人鄭名烈的看法,是選民對李光耀威嚇選民的狂言產生反感,對威權政治開始持反對態度。2013年榜鵝東補選,工人黨候選人勝出,反對黨更信誓旦旦,為下屆大選做好準備,有者亦說這是我國505大選的反風所致。

痛恨政府作前提
熟知,2015年的新國大選,由於強人李光耀早前逝世又時逢建國50週年,導致新國舉國掀起緬懷李前總理熱潮,經過人民行動黨政府大肆推助,以及特意將5、6席集選區減少,改為4席集選區等,一方面壓制反對黨;政府亦成功抑制反感情緒,使得選票大量迴流。再者,反對黨雖積極投入大選,卻鎩羽而歸,僅工人黨微差保住2011年的6席,突圍宣告失敗。

明顯這與我國大選扯不上關係,反之非常合乎新加坡國情,該屆大選不只無「反風」,反倒讓人民行動黨保住執政優勢。

至於新國下屆大選將落在2021年前後,反對黨或異議分子已發出號召,呼籲新國選民敢敢換政府。但考慮到差距有數年之久,希盟績效目前仍無頭緒,隔岸觀火的新國選民風向如何,也看不出所以然。只能說,新國人民多少習慣從體制內批判,投反對黨除非抒發極度不滿,否則新國已有非選區議席制度,人民行動黨全勝仍可按得票率分配反對党進入國會議政。

廣告

由此看來,除了國情不同,兩國選舉制度亦大不同,要借鑒我國反風,除非新國人真的如我國恨透納吉政府那樣,恨透李顯龍政府,恨到要倒政府不可。但是,新國人民行動黨的治國成效極高,而且國小容易管理和嚴控,可謂「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矣,爭取最小努力原則是普遍的生活價值。

民主自由等並非說新國人不要,新國雖非安居樂業至完美,但長居久安、踏實穩健才是其標准,人民行動黨既然能與時俱進、不時整頓政策順應民情,那還真是「雖有舟輿,無所乘之」了呢。兩黨制的形成都瞧不見,何以見得換政府?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