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广告

在前朝施行消费税(GST)之前的是销售与服务税(SST)制,税收一年约200亿令吉。因为油价大跌,我国政府财政吃紧下,前朝不思砍去浮滥的财政支出以樽节,反向人民开刀,施行征税层面更广的GST,造成物价上涨,商家生意量大受影响,民怨沸腾。

GST的施行使得税收从SST的200亿令吉剧增到420亿令吉,民间消费能力顿时消失了220亿令吉,该金额转移到政府开支上,只是一小撮人受惠。人民对GST的不满,成为当年的反对党希盟强力的打击国阵武器,「废除GST」成为希盟争取选票的重要议题。

实际上GST本质并没有错,错在实行的目的不是为了修正SST的问题,而是以掠夺人民更多收入来满足前朝浮滥奢靡。前朝国阵施行GST主要三大问题是:一、起征金额太低,年营收50万令吉的企业一律缴税;二、起征税率太高,一下就以6%起跳;三、征税层面项目太广,使得本来不需要缴税的项目都要缴税。也就是这三大错误,使得GST比SST多征收220亿令吉,救了前朝奢靡,苦了人民。

修正GST更务实

对当时反对党希盟来说,为了争取更多选票,「废除GST」永远比「修正GST」更吸引民众。因为「废除GST」造成人民不用缴税的感觉,更好激起人民对GST不满的支持。相比理性的「修正GST」,在宣传语言上显然不够力。

但「废除GST」成为希盟选举的神主牌后,一旦胜选后,要改为「修正GST」就很困难了!如果理性解决前朝GST的过失,只需要调降税率,提高起征金额和让更多项目豁免GST,就能解决超征220亿令吉的问题。但选举前话说太满,所以宁愿劳民伤财,无视之前因为实行GST所投入的社会成本,又回到过去的SST,让社会成本又增加一次,浪费时间在议会通过SST法案。

广告

当希盟执政不久马上废除GST的措施,物价下跌的确短期内得到相当民意支持。可GST废除不代表所有物价都会下降,因为起价容易降价难,何况不少商家还有早期库存未清空。可当人民过了一段0%GST的日子后,当恢复SST时,物价就会因为SST而上涨,本来就没有下降的项目可能又涨一回,本来对废除GST的满意感,会因为SST的起价而消失并转为不满,所以希盟恢复SST其实是自找麻烦。

如果务实,其实只要修正GST就能达到目的,无奈选举话说太满,为了面子,宁愿劳民伤财,自找麻烦恢复SST。

至于SST到底是否真能降低人民生活成本?或会降低多少?那就需要观察他未来实际征收了多少税,来对比GST才会有确实的答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