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朱冠華

廣告

在前朝施行消費稅(GST)之前的是銷售與服務稅(SST)制,稅收一年約200億令吉。因為油價大跌,我國政府財政吃緊下,前朝不思砍去浮濫的財政支出以樽節,反向人民開刀,施行徵稅層面更廣的GST,造成物價上漲,商家生意量大受影響,民怨沸騰。

GST的施行使得稅收從SST的200億令吉劇增到420億令吉,民間消費能力頓時消失了220億令吉,該金額轉移到政府開支上,只是一小撮人受惠。人民對GST的不滿,成為當年的反對黨希盟強力的打擊國陣武器,「廢除GST」成為希盟爭取選票的重要議題。

實際上GST本質並沒有錯,錯在實行的目的不是為了修正SST的問題,而是以掠奪人民更多收入來滿足前朝浮濫奢靡。前朝國陣施行GST主要三大問題是:一、起征金額太低,年營收50萬令吉的企業一律繳稅;二、起徵稅率太高,一下就以6%起跳;三、徵稅層面項目太廣,使得本來不需要繳稅的項目都要繳稅。也就是這三大錯誤,使得GST比SST多徵收220億令吉,救了前朝奢靡,苦了人民。

修正GST更務實

對當時反對黨希盟來說,為了爭取更多選票,「廢除GST」永遠比「修正GST」更吸引民眾。因為「廢除GST」造成人民不用繳稅的感覺,更好激起人民對GST不滿的支持。相比理性的「修正GST」,在宣傳語言上顯然不夠力。

但「廢除GST」成為希盟選舉的神主牌後,一旦勝選後,要改為「修正GST」就很困難了!如果理性解決前朝GST的過失,只需要調降稅率,提高起征金額和讓更多項目豁免GST,就能解決超征220億令吉的問題。但選舉前話說太滿,所以寧願勞民傷財,無視之前因為實行GST所投入的社會成本,又回到過去的SST,讓社會成本又增加一次,浪費時間在議會通過SST法案。

廣告

當希盟執政不久馬上廢除GST的措施,物價下跌的確短期內得到相當民意支持。可GST廢除不代表所有物價都會下降,因為起價容易降價難,何況不少商家還有早期庫存未清空。可當人民過了一段0%GST的日子後,當恢復SST時,物價就會因為SST而上漲,本來就沒有下降的項目可能又漲一回,本來對廢除GST的滿意感,會因為SST的起價而消失並轉為不滿,所以希盟恢復SST其實是自找麻煩。

如果務實,其實只要修正GST就能達到目的,無奈選舉話說太滿,為了面子,寧願勞民傷財,自找麻煩恢復SST。

至於SST到底是否真能降低人民生活成本?或會降低多少?那就需要觀察他未來實際徵收了多少稅,來對比GST才會有確實的答案。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