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張瑞強

廣告

人口比率多寡反映族群在政治強勢與否,在大馬這個多元種族社會,毋庸置疑首推馬來族群佔了絕對的優勢,反觀華裔和印裔人口比率逐年下降,令這兩大族群顯現隱憂。

若族群人數逐步下跌,何止政經文教領域發展受衝擊,所掌控及擁有的優勢也逐步消失。

大馬華教如今正面對此窘境,一份由教總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華小學生人數這10年來,每年下跌。

報告指出,2018年的全國華小學生人數共51萬8543人,相比在2008年的63萬572人,減少11萬2029人,大約17.8%換句話說,從2008年至2018年的11年期間,平均每年減少萬名學生,面對如此狀況,華裔部長和華教人士如董教總應群起省思,以制訂應對的方式。

如果華裔族群人數強盛,也意味籌碼強大,在爭取各方面的權益也佔先機,可惜事實已非如此,華裔人口從建國獨立的超過30%劇減至當下的22%,這也難怪無論是前朝的馬華或民政,到現今的希盟行動黨,在爭取華教權益特別是興建新華小的課題,總是陷入困窘,難以討好。

綜觀到底,這都是華裔生育力大幅度下降所造成的政治薄弱有關,因此以土著為主的政黨、馬來政治人物、土著組織等一再把多源流教育當作鼓動族群情緒的工具,來體現他們在維護土著權益的立場,使華教被擺上檯面。

廣告

首相重提宏願學校,土著大會更通過成立單源流教育體系的提案,對多源流學校體制構成一定的潛在威脅,也進一步衝擊華小的正面發展。

令人心寒的是,有希盟領袖發表土著大會純為土著而舉行,所提出的建議並不能代表政府的立場,並不會引起族群衝突,這點著實不敢令人恭維。

從另一個角度審視,土著有權這麼做,他們並沒有公然的和其他族群搞對抗,而是為土著本身的未來方向和斗爭制訂明確的方向,尤其是在經濟方面,土著應自強,擺脫拐杖向前衝。

土著通過大會自我思考改變的當兒,大多數的華裔族群還感覺自我良好,還在享受著變天后的激情,若不思進取,難以想像華裔的地位將如何演變。

就好像董教總長期以來的斗爭,盼政府言行一致,以新思維重新制訂多元開放,公平對待母語教育發展及國家教育政策。但事實是,如果華裔族群的人口在未來還是下跌,我們又有多大能耐可制衡政府的決策?又有多少政府決策者會細心聆聽我們的訴求?

華裔要如何改變這種窘境,可能必須回到原點,其中一個策略是提高華裔生育力,增加人口比率,暫時把所謂的人口素質放在一旁,必須回到根本,壯大華裔族群人口,才能增長華裔政治勢力,或有機會力挽狂瀾。

大馬華裔要在多元社會繼續站穩立場,要有主導性地位,部長或領袖應積極思考,制訂謀略,帶來改變,這樣才有望和其他族群平起平坐。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