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膝盖疼痛,卓丽香靠轮椅代步。

(本报美里7日讯)两名孩子的妈妈卓丽香,因停止注射避孕针后被检验出罹患血癌,如今还在抗癌的路程,即将接受第五个化疗的疗程,惟全家经济陷入困境,希望获得热心人士伸出援手,协助渡过难关。

广告

卓丽香(43岁),去年9月经医生检验后证实罹患血癌。她的丈夫、42岁的江斯鸟(民旁),本来是厨师,因为妻子患癌后需要照顾,只好暂时辞去工作,因此整家人的经济顿时没有来源。

卓丽香说,抗癌的路程非常辛苦,一点都不好过,但是再辛苦、再痛苦也要好好走下去,不会放弃,因为自己还有亲爱的孩子、丈夫及家人,她并不希望生命走到这个阶段就被狠心的结束。

日夜忧生活费

不过,她说,一边要奋力抗癌,一边厢却要担忧家庭的收入,尽管过去几个月来,抗癌期间是依靠家人及亲戚在经济上的一些帮补,还是不够,因此无法安心下来抗癌,日夜为生活费担忧不已。

她希望获得社会热心人士在经济上的资助,使她及家人可以暂解燃眉之急,渡过难关。

她说,与丈夫育有两名儿子,大儿子今年就读二年级,小儿子就读一年级。因为每一个疗程,都是漫长的28天,所以年幼的孩子只能暂交由外婆照顾。

广告
不幸罹患血癌的卓丽香(右2)及丈夫江斯鸟(民旁)(左2)及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右)摄于记者会。

常疲倦诊断患癌

卓丽香说,因为家庭计划,所以过去她选择注射避孕针,直到去年停止注射,过了一段时间,经常感觉到容易疲累,虽然过去只是家庭主妇,在家里做各种家务亦不觉得容易悃,而一段时间却老爱睡午觉。

她表示,因为注射避孕针期间,每个月需要定期作一次身体检查,所以当停止注射避孕针后,便返回医院进行身体检查时才发现,其最初的验血报告显得非常模糊,引起医生的注意。

“经过进一步检查,医生向我们证实是罹患血癌。听到医生的话后,犹如晴天霹雳,不知所措,而医生建议要尽快进行化疗,避免癌细胞恶化。”

癌细胞转移膝盖   卓丽香被迫坐轮椅

卓丽香说,虽然去年9月被验证患癌,然而直到今年1月初才接受第一次化疗,至今才接受完第四个化疗。第五个疗程将在近期开始,而医生告诉她:“第五个疗程是最后一个疗程,药性非常强,比起前4次的化疗会更加辛苦。”

卓丽香的丈夫江斯鸟(民旁)在旁补充说:“医生告诉我们,第五针(化疗)是最强的药性,能否受得了就要看命运,能不能闯过这一关就靠这一次!”

卓丽香说,实际上其癌细胞已开始转移至左脚的膝盖,所以产生非常大的痛楚。因为非常疼痛,导致无法走路,连睡觉的时候都感觉到痛,甚至痛得醒过来。

痛得无法走路

江斯鸟(民旁)说,因为爱妻脚痛的关系,疼痛起来根本不能走路,所以近期只好去美里红新月会借了一张轮椅,庆幸有这张轮椅后妻子可以避免忍受更多的痛苦。

他解释,一次化疗,必须一连7天接受注射,接着的28天内需要住院观察,等同是一次疗程需要28天来完成,因为医生担心化疗后会出现负面情况,以及各种紧急状况,所以必须留院。

他说,过去4次的化疗都是在美里医院接受,因为癌胞转移至左脚膝盖,其妻子面对的疼痛问题,已经反映给主治医生,不过医生的建议是先接受全部的化疗治疗,才安排其妻子去古晋接受另一轮的骨科(膝盖)的治疗。

靠亲友捐助过活

他说,自己辞去工作来照顾病妻,以致家庭完全没有收入,现在是依靠家人和亲友的帮助,补贴一费用。不过,因为本身须付车贷、屋贷及水电费、孩子的上学开支及生活费需要2500令吉左右,所以希望能得到民众的热心、慷慨资助。

江斯鸟(民旁)说,因为长期在医院照顾妻子,所以孩子只好暂时委托家人照顾,孩子尚年幼,却要与大人分开居住,也是情非得已。惟庆幸获得家人的体谅及协助,感激不尽。

他表示,其实妻子罹患血癌还不是最糟的情况,医生在后期更检验出妻子的血液中含有一种叫做脢(霉菌)的病菌,倘若霉菌及癌细胞同时间暴发,将是不可预知的一种恐布结果。

血中霉菌夹击

“所以医生开出的药方,除了一边压制癌细胞的扩散,一方面又得压制霉菌的病变。医生说霉菌是血液中的一种微细菌,通过饮食吃下的东西形成,若发生病变会发烧发冷,非常危险。这种病如果服用西药,价格是逾万令吉,非常昂贵。”

卓丽香表示,自己实在没有办法,逼不得已才找上行动党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寻求协助,惟陈长锋不在国内,因此由许溧根代为处理。

她说,至今她做了四次化疗,除了第二次的化疗缴付270令吉医药费,其余的还没有付还。后来在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协助下,找上福利部要求资助。

许溧根表示已通知福利部,院方亦曾联络上当事人,相信在医药费方面可获得协助,惟当局尚未批准生活津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