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亚庇7日讯|针对最低薪金调至1050令吉,沙雇总与大部分沙巴雇主由始至终处于被动与盲目状态,不获参与联邦最低薪金商权,计算拟定过程,亦无任何进展通告。所得消息通常经由西马友好商会分享,其他时候,只有揣测或等待。

广告

此次宣布印证目前经济环境虚弱,许多商家面临低迷需求与成本增加困境。最低薪金涨幅没言之凿凿那般高,但对沙砂仍是14%的提升。沙雇总有意了解此涨幅与全国统一计算基础。据大马工业发展融资机构2018年7月调查报告显示,大马整体可在2022年达到2020宏愿经济目标。其中雪槟两州不约而同在今年2018年,提早两年达标。我们以油气农业为主,也是雇用最多外劳的沙巴州则只能在2041年,意即超过21年后才能达到2020宏愿的经济目标。

这显示了国内各州属经济结构差异,发展不一致,故也是沙雇总一直所争取:须先确保各州经济发展同步后才最低薪金全国统一。现宣布已出,2019年1月1日始,雇主们只能兢兢业业的应对企业内员工薪金的涨幅。最大成本跳跃结果,是为了要挽留避免跳槽,与及确保续保持生产力,态度进步而须再增现有员工薪水,使之与新进员工的基本薪金有差别。

沙巴农渔牧业共聘请58万员工左右,占全州受聘员工最大比例。服务业乃第2大比例行业,其中批发物流饮食住宿业共聘请了47万员工左右。这两大劳力密集行业如无明显的机械化生产力提升,将面临成本跳跃挑战。

沙巴政府应刻不容缓设立独立人资部门,专事与州内各行各业积极研讨处理州内人力课题,应对州内2016年数据局所统计180万本土劳工,及78万外劳劳力处境。

只有同舟共济,政府与雇主意向一致,最低薪金的定位与计算方能重新检讨,以资能够符合今时大步伐转变的市场经济结构,确保雇佣双方得益。毕竟应对只有逐渐上涨的基本薪金所带来的挑战,不能停留在一直允许在劳力密集行业里增加基本生产力的员工而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