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門捕蟹籠耆老許八郎手藝精湛,「補過比買新的還好用」,展現在地職人精神。曾佳俊攝

「捕蟹籠的好壞決定出海的成敗!」昔日台灣北海岸砂石大亨許八郎,因一次投資失利導致負債曾高達1.8億元(約2千4百萬令吉),家產一夕賠光,走過人生挫折轉角,現在的他靠着雙手縫補蟹籠技藝闖出名號,不但幫船主兒子提高補蟹效率又節省成本,「一個好過別人四個」!媳婦也在漁港賣起海鮮還開餐廳,一家人隨着萬里蟹品牌興起風雲再起,堪稱在地傳奇人物。

廣告

台灣新北市石門老梅社區一處不起眼的小涼亭,許八郎(86歲)拿着鑷子坐在椅子上,聚精會神縫補着從兒子許財添船上拿下的殘破蟹籠,一針一線熟練地穿梭來去縫補着,難以相信這樣精湛手法,出自一名八旬老人的眼力。

「我補的比買新的更好!」許八郎自信地說,「補蟹籠最重要的就是三個門」,而且做的過程要一步一腳印,光一個「門」做起來要10至20分鐘,網子彈性鬆緊要適中,這可是蟹籠置餌後放入海中,螃蟹要進入的門戶,如果彈性太差,螃蟹就能「自家門一樣」自由進出,等於白抓了。

捕蟹籠的好壞決定出海的成功與否。

談起手藝,許八郎驕傲說道,他補的網子彈性極佳,螃蟹只進不出,相對於一般船家蟹籠交給外籍勞工隨便縫補,或是直接丟掉買新的,都遠輸給他這縫補過的蟹籠,他補過的一個可以用上半年到一年,兒子的船一年平均用只要1000個,別人的船大概要用4000到5000個,可說是「一個抵四個!」。

許八郎厲害的不只是縫補蟹籠網子,包括組成籠子的鐵條斷裂或變形,他都可以利用工具如焊槍或自製壓力束帶,將其回復原狀,這些土法鍊鋼技術,有些是他自己發明的「獨門技術」,突破刻板老人守舊思維,他更符合年輕創客精神,照亮自己三代漁人的未來。

經一問才知,其實許八郎並非從年輕就開始補蟹籠,而是中途才出家,他在56歲之前,其實有個響噹噹「許董」名號,早期從事兼營賣茶、砂石業的他,在北海岸一帶經營有聲有色,加上上一代留下的田產,令他交友廣闊且富甲一方,後因一次家人投資失利,欠下龐大債務約2千多萬令吉,他忍痛將田地、房產與全部家當都賠上還不夠,至今仍欠負部分債務。

許八郎回憶起這段「過去」,他低調揮手示意不願意多說,只用一句台灣俚語:「田螺無淌盡肉吐」(意即凡事要留後路)帶過,否則會連家都沒地方住,他更感嘆自己人到中年窮途潦倒,又要養家,日子不知道怎麼過,曾想一腳往百米深的海底跳,結束自己人生,最後想想天無絕人之路,咬牙從頭再開始,靠着當初投資僅存的一艘漁船與捕蟹籠,經過十多年來的奮鬥,竟意外成為他與全家人翻身的支柱,故事也被新北市政府拍成萬里蟹的紀錄片,今年八月公開播出。

廣告

身為捕蟹船主、許八郎兒子許財添爆料說,爸爸不學開船,但甲板上的工作全都會,很刻苦耐勞,因從小受日本教育影響,比較大男人主義,以前難以溝通,「說什麼就是什麼,否則就翻臉!」經過事業成功又失敗的挫折後,個性必較不會那麼硬。

許八郎兒子許財添爆料,爸爸經過事業成功又失敗的反覆挫折後,個性必較不會那麼硬了。

在富基漁港經營生鮮及餐廳料理的媳婦邱慧琪也笑說,公公以前蠻「霸道」的,但剛投資失敗的幾年,每天都悶悶的,他們都陪着一起下來經營蟹船,他心情才慢慢調適過來,否則以前叫他來補(蟹)籠子怎麼可能!

新北市農業局漁業處指出,今年推出的萬里蟹紀錄片「一看上影萬里蟹」,其中《補蟹籠篇》主角許八郎,一家老小貫穿老中青三代,屬於默默打拚努力的漁業世家,從爸爸人生起源、兒子許財添傳承、到孫子拿漁船當玩具,是相當符合萬里蟹品牌起源建立到永續的內涵。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