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广告

学校的课本,既是学生认字的启蒙,也是他们认识世界的入门。因为这样,主旨的制定,课程的纲要,内容的书写,课文的编辑,美工的设计,画面的排版,都不可不慎。

早岁本邦华校的课本,因此常聘有一代名家着手主编。语文的精彩篇章,是萧遥天、任雨农在背后坚守底线,认真把关。历史的编撰,至少一个版本,则是出自许云樵先生的手笔。

现在呢?时代走向网络,信息广布,查证虚实相对方便多了;按理说,当前课本的水平,原该有所提升,可惜,事与愿违。仅是五年纪的历史一科,累积的闪失,多达不可思议的131处!

文字、语法的瑕玷乃至翻译的舛误不说,但是,对照了历史的本来面目,教育部新版的课本之破绽,多如包包。这样的讹误,一方面反映了作业的颟顸以及流程的糊涂,一方面也流露了作者编写的非常儿戏。

此事说来,年前多个民间团体已有嘀咕,甚至组织学者一起校正。然则,纠结拉扯,磨蹭拖沓,始终不得纾解。结果,课堂之上老师唯有将错就错,课堂之下学生继续以讹传讹。

眼下改朝换代,教总历史课本专案小组召集人及工委会联合主席李金桦只好顺势再来一次,议决举办全民的小学历史课纲论坛,准备总动员以探讨一套适合多元文化的课纲云云。

广告

记者会上李金桦同时宣布,10华团也希望尽快能和教育部长马智礼会面,重新呈上备忘录,并将副本转达给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和教育总监阿敏瑟宁。可是,然后呢?

追溯上来,那是2015年的陈年旧事了。时光荏苒,倏忽三年,三个学年的学生都在错误的历史泥沼翻滚。如果未来三年,课本还是如此这般,我们离开历史的真相自然是越来越远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