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楊善勇

廣告

學校的課本,既是學生認字的啟蒙,也是他們認識世界的入門。因為這樣,主旨的制定,課程的綱要,內容的書寫,課文的編輯,美工的設計,畫面的排版,都不可不慎。

早歲本邦華校的課本,因此常聘有一代名家著手主編。語文的精彩篇章,是蕭遙天、任雨農在背後堅守底線,認真把關。歷史的編撰,至少一個版本,則是出自許雲樵先生的手筆。

現在呢?時代走向網絡,信息廣佈,查證虛實相對方便多了;按理說,當前課本的水平,原該有所提升,可惜,事與願違。僅是五年紀的歷史一科,累積的閃失,多達不可思議的131處!

文字、語法的瑕玷乃至翻譯的舛誤不說,但是,對照了歷史的本來面目,教育部新版的課本之破綻,多如包包。這樣的訛誤,一方面反映了作業的顢頇以及流程的糊塗,一方面也流露了作者編寫的非常兒戲。

此事說來,年前多個民間團體已有嘀咕,甚至組織學者一起校正。然則,糾結拉扯,磨蹭拖沓,始終不得紓解。結果,課堂之上老師唯有將錯就錯,課堂之下學生繼續以訛傳訛。

眼下改朝換代,教總歷史課本專案小組召集人及工委會聯合主席李金樺只好順勢再來一次,議決舉辦全民的小學歷史課綱論壇,準備總動員以探討一套適合多元文化的課綱云云。

廣告

記者會上李金樺同時宣佈,10華團也希望儘快能和教育部長馬智禮會面,重新呈上備忘錄,並將副本轉達給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和教育總監阿敏瑟寧。可是,然後呢?

追溯上來,那是2015年的陳年舊事了。時光荏苒,倏忽三年,三個學年的學生都在錯誤的歷史泥沼翻滾。如果未來三年,課本還是如此這般,我們離開歷史的真相自然是越來越遠了。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