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北市一名孟姓富商,7年前认识40多岁的美魔女陈昕琳,富商大手笔砸钱给陈女投资珠宝,陈女还佯称父母要换心、换肝,借款1千3百多万令吉,最后才知父母生病是假的,陈女甚至和他人结婚,虽然陈女诓称父母生病借款已被依诈欺罪判2年徒刑、缓刑4年定谳,但富商另告陈女还诈骗他9千多万(约1千2百多万令吉),但北检调查发现富商曾传LINE给陈女,「我从来没有开口要妳还」,认定富商是基于情谊资助陈女,因此不起诉陈女。

广告

身价50亿元的65岁孟姓富商,虽然已有家室,但在知名抗老诊所遇到担任业务经理的陈女,两人相谈甚欢,即便年纪相差「两轮」,仍成就这段忘年之恋,孟姓富商从2011年开始和陈女交往,对陈女疼爱有加,百万爱马仕包、百万伯爵钻表都是陈女基本行头,陈女住处甚至有间「鞋屋」,摆满上百双名牌鞋。

但两人交往后隔年,陈女便向富商宣称她可以7千万元(约九百多万令吉)向珠宝商便宜购买价值1亿4000万元的珠宝,可是还缺3000万元,富商不疑有他,汇款3000万元给陈女,接着陈女开始诓称她以买卖珠宝为业,但珠宝太贵,需要一间安全的房子放置才保险,富商又花了2000万元买下八德路一间房给陈女。

2016年间,陈女又称珠宝生意周转不灵,富商汇款600万元让她周转,同年陈女又称父母分别重病,要到中国换心、换肝,富商又借给陈女1060万元。

零零总总,富商指控他前后共给陈女1亿元,想不到真心换绝情,富商发现陈女2016年竟已和温姓男子结婚,他气炸要求陈女签本票和借据还他钱,陈女照做后,却陆续把房子赠与给丈夫再离婚,富商送给她的八德路房子则转卖给妹婿,富商拿着本票和借据向法院声请假扣押,却无法强制执行,因此怒告陈女诈欺。

由于陈女提不出父母就医纪录等资料,还辩称说:「我会向孟男虚构母亲要换心、父亲要换肝等不实情节,是因为想要博取他的关心,希望他不要跟我讲他其他女友的事,也想要试探他还爱不爱我,我没有要诈欺的意思。」但法官认定陈女诓称父母动刀一事诓骗富商,依诈欺罪判陈女2年徒刑、缓刑4年定谳,但须提供60小时义务劳务,到安养机构照顾重症病患或老人。

富商另控告陈女、陈女前夫、妹婿等人是诈欺共犯,陈女以投资珠宝为由讹诈他借款,又将房子赠送给前夫、将八德路房子卖给妹婿,都涉嫌毁损债权罪等,但陈女辩称投资珠宝生意的钱都是富商送给她的,不用还也没签借据,因为富商把她当老婆。至于八德路的房子,虽然是富商买给她,但没要求要登记在她名下,因为妹婿想投资房产,她才借款给妹婿,并把房子登记在妹婿名下。

广告

北检调查发现,富商曾传LINE给陈女称:「宝贝需要多少钱、目前5、6百、说少了不够很麻烦喔、说多了要个5、6亿把我吓跑了更不好、我不敢多借啦、借多了还不出来、我从来没有开口要妳还…我需要用钱,你能帮我吗?要250万…宝贝开口,我有拒绝过吗?…我全力挺宝贝…你只要是我的某,怎么会要妳还钱…早日跟你结婚…要跟你结婚跟你生孩子还不开心?」

检方根据讯息认为,富商基于双方情谊而支付资金投资陈女珠宝事业,常情上可理解,况且富商也提不出陈女的珠宝事业是虚构的证据,检察官认为,不能因为双方后来分手,就认为交往时的餽赠是诈欺。

至于毁损债权部分,检察官查出,陈女是去年10月签本票,富商在去年11月声请假扣押获准,但陈女早在去年2月就把八德路房子卖给妹婿,时间上与假扣押无关,另外由于富商去年10月间曾向陈女求婚,陈女称她为了和温姓丈夫离婚,而将自己名下房子赠与丈夫,检察官认为也非毫无根据,因此以罪嫌不足,将陈女等5人不起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