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ike最初在新山市区推出时,共有13个站点,以及130辆脚车,如今不见共享脚车踪影。

(新山11日综合讯)共享脚车进入柔州市场已有年余,新山、麻坡及居鑾三地过去也相续推出的Obike脚车计划,但如今三地却出现难见共享脚车踪影的情况!

广告

据《东方日报》记者走访后发现,目前只有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的美迪尼、教育城等地区才能使用Obike共享脚车服务。新山市区、麻坡及居鑾的共享脚车早已不见踪影。

据瞭解,国內有好几家共享脚车公司,马六甲和檳城是最成功推行计划的州属,而进驻柔州市场的主要是Obike公司。其中,在依斯干达特区,Obike公司与多家发展商及新山市政局合作,在新兴屋业区等都推出共享脚车项目,包括在美迪尼、公主港及教育城等地区设立据点,放置1000辆Obike脚车。

然而,如今登入Obike手机应用程式,依据自己所在位置寻找靠近的Obike脚车,教育城和美迪尼地区的共享脚车都放置在指定的停车格內,新山市区的脚车却散落各处,一些指定停车格呈现空置状態。

Obike最初在新山市区推出时,共有13个站点及130辆脚车,推出不久后就出现租用者不负责任的行为,包括隨处乱放脚车、脚车失窃或被破坏等事情,规划的脚车道也未妥善利用。

道路规划对骑士不善

新山市长安然阿都拉曼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证实,市政局已经暂停共享脚车计划,並將会做出研究和检討,並在適当的时机时再实施。

广告

在居鑾方面,Obike是在2017年12月,为配合当地的「无车日」活动才投放,由居鑾市议会与Obike公司合作,一共投放了100辆共享脚车供当地市民使用。

共享脚车计划在当地推行不到一週,就有多辆脚车被破坏,导致居鑾市议会下令回收所有100辆脚车,暂时存放在湖滨公园礼堂,待Obike公司改善管理问题后才重新推出市场。

岂料,短短半年的时间,居鑾市区內的100辆共享脚车已经不翼而飞,记者走访湖滨公园时发现,所有脚车已经不见了,手机应用程式上也显示,居鑾市区內已经找不到一辆Obike脚车。

居鑾民主行动党党鞭叶志明受访时证实,由于管理Obike脚车困难重重,居鑾市议会已经在月前与Obike公司达至协议,將剩余所有的Obike脚车交还给该公司。

「虽然Obike脚车在居鑾的寿命仅短短数月,市议会已发现多辆Obike脚车遭破坏、丟入湖中、被骑去不知名地方等问题,显示地方政府难控制Obike脚车遭滥用的情况,因而决定取消计划。」

叶志明坦言,由于Obike脚车的失败案例,加上居鑾市区道路规划对脚车骑士並不安全,市议会短时间內不会考虑重新推出类似的共享脚车计划。

在麻坡方面,Obike脚车的命运与居鑾的Obike脚车类似,民主行动党麻坡市议员余德庆表示,当地的Obike脚车所面对的问题与居鑾类似,当地所有Obike脚车也已经全数「失踪」。

新山市区的共享脚车计划暂停,早前规划的脚车道未妥善利用。
新山市区的共享脚车计划暂停,早前规划的脚车道未妥善利用。

市民缺公德心 破坏共享脚车

共享脚车虽然概念新颖,却衍生了许多社会问题如偷脚车及公民意识缺乏等问题,同时也令人深思柔州城市是否真的需要共享脚车的存在。

麻坡和居鑾的共享脚车收摊,新山市区的共享脚车因疏于管理,產生各种问题。

民主行动党柏伶州议员邹裕豪受访时说,共享脚车计划被破坏的问题严重,甚至有人看上Obike脚车零件,把零件拆了装在自己的脚车上。

针对「失踪」的Obike脚车是否可能被「肢解」成零件出书,在居鑾市区经营友发脚车公司沈姓业者受询时表示,商家不会接收来歷不明的贼赃,加上售卖脚车零件利润单薄,相信也不会有商家鋌而走险收购Obike脚车將其拆卸售卖。

脚车扛走变卖

不愿具名的陈姓脚车商则透露,脚车零件被拆或整台脚车扛走变卖已经不是新鲜事,尤其在马六甲,情况更为严重,甚至损坏的脚车也被当作废铁回收。

他说,一辆脚车成本大约300至400令吉,若继续发生破坏事件,共享脚车公司很快就赔本。

「虽然许多国家都推行共享脚车,不过,大马各城市结构不规整,加上公民意识低落,我觉得大马其实不太合適推行。」

他以新山市区为例,觉得新山不適合使用共享脚车,而且市区道路拥挤。此外,Obike脚车比较適合骑在平坦的道路上,稍微有些斜度的斜坡就会略显吃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