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驤

前往东马砂拉越古晋旅游,计划拜访国家公园,向旅舍业者寻问情况,被指笔者是西马人,可能必须以外国人来计算参观国家公园收费。旅舍老板是老一辈人物,对于东西马的概念,显得与新一代不一样可以理解。

然而,在古晋街头走访,巧遇年轻一代的旅游业者,介绍完旅游资讯之余,攀谈才发现,即便是新生代的东马一辈,对于砂拉越主权也更多于倾向是一邦,而非一州。他们甚至认为,砂拉越在1946年以前是独立国家不曾被殖民,因此对于8月31日的独立日感到莫名其妙且反感。

翻开歷史,英国军官詹姆士布洛克,通过协助汶莱苏丹平定叛乱,从中接管北婆罗洲大片土地,进而建立砂拉越王国。其依靠的是英国政府提供的军队,尽管在其治理下,砂州各族各睦共处,但这样的形式不被视为殖民,总令人感觉匪夷所思。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在布洛克家族治理下,砂拉越王国拥有本身的旗帜、国歌,有別于英殖民地场影,这点又的確与曾被殖民的马来半岛不一样。布洛克王朝从1841年至1941年二战爆发传世100年,是许多砂拉越子民的骄傲,也是一种特殊的身份认同。这样的身份认同,令砂拉越人在英国討论组成马来西亚联邦初期,发动要求独立自治而非加入西马半岛。

第十四届大选,东马砂沙主权问题成为令人关注的焦点。其实在上届砂拉越州选中,要求恢復砂州自治的呼声就一直不绝于耳,也成为朝野政党角力的课题。目前,有东马法律界人士认为,要恢復砂沙主权,砂沙两州56个国会议员应在国会推动私人法案,让东马子民以公投方式决定东马去留。

过去曾有论者说,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签署,在新加坡退出独立自治就已失效,而在协议签署时,砂沙两州也是以「邦国」身份加入组成大马,如今被以州的方式对待,已侵犯砂沙主权。这样的论调有其实在的立足点,东马子民的反弹应获得的重视,且不应被视为分裂国家。

再过几天就是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作为马来西亚联合邦的一员,砂沙要求本身自治主权的呼声,应获得联邦政府的认真討论,且这也是希盟政府的大选竞选宣言之一。作为过去多年向西马贡献重大资源及利益的重要部分,东马子民尤其是砂拉越,拥有针对本身家园的定位,寻求正名的权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