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艾萱

希盟政府宣佈於2019年1月1日统一西马及东马最低薪金为1050令吉,时薪则是5令吉05仙。调高基薪姑且对低薪族有利,但这些成本涨幅往往都是由消费者稀释,若生產成本提高,这5-15%的涨幅,僱主最终会將负担转嫁消费者。

马来西亚僱主联合总会(MEF)执行董事三苏丁指出,国內合法外劳人口约190万人,而最低薪金受惠者是在我国工作的逾180万名外劳,可以说99.9%的外劳受惠,那最低薪金制不断提高,益了外劳,却苦了全国消费者一起去承担涨幅。

我国自多年前实施消费税、设定1000最低薪金制、加上马幣匯率大幅度下跌后,因政府无力控制市场物价,在数年前已掀起一波通货膨胀,即使握著同等的薪金,这几年来货幣价值一直下降,消费购买力大幅度减少。

虽然提高收入即可提高消费是经济改革的一个方向,这是因为工资收入一高,消费也將跟著提高,这可增进各地高涨的投资热情,但问题是,我国调高最低薪金,得利的最低薪金族为外劳,他们前来异国打工的目的,就是赚钱回家,並不志在提高消费,这仅是让我国外匯流失更快速。

加强物价管理

笔者有朋友在外国打工,以新加坡为例,虽然新加坡被列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友人说,领著可能比马来西亚少一点的工资,即使仅是2500新幣(7500令吉),生活成本(除了住宿外)却相对低,比如说吃一顿杂饭还可以3元新幣(9令吉),无论物价或日常用品,以当地幣值来说还是比马来西亚低。

另一友人告知, 她在英国生活打工,去超市购买不到20镑(108令吉)的食材就可买到一家三口一星期的伙食费,在马来西亚的话,20令吉可能还不够买一包米。

如果不相比匯率兑换,我国物价普遍比很多国家偏高,月入2000的白领,基本上要在城市生活已不是易事,供房租供车子加上物价一直上涨,政府保护的仅是低薪一族,且以外劳为多数,那对卡於中低收入的人民而言,每每一调高最低薪金,就必须去承担生活成本的涨幅,更高的通货膨胀率只会苦了消费者,削了市场的购买力。

因此,与此不断提高最低薪金,政府更应该在物品价格上採取相应政策,加强物价管理和监督检查,制止乱涨价之风,物价及通货涨幅多少主要还是取决於政府的调控能力和手段。

只有调整物价, 人民才能从中受益,否则若我国物价不断上增,即使政府持续提高最低薪金到1500也无济於事,这只会引发更大的通货膨胀。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