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市场再坏,我们也不能停止做音乐。人,在生活当中还是需要音乐来调和整个压力,或是任何的一件事情。音乐还是被需要的,所以专辑还是要完成,并把它带到台湾,让更多的朋友听到。因此, 才有这一张专辑——《看不见的爱》的出现。”——黄启铭

黄启铭出生于砂拉越州内的一个小地方——万年烟,据他描述:“那儿只有一条很长的河、一条马路以及一排店。很简单的生活,很早睡觉,住在那儿没有什么烦恼,没有比较,就是很开心。

广告

此外,我很怀念学校下课休息时买来吃的炒面。

很简单,没有太多材料,可能只有用些蒜炒,然后用芋叶包着,但就是叫人吃得很满足。”

直到小学六年级毕业后因为那儿没有中学学府,黄启铭带着背囊离开自己的家,来到当时诗巫镇上的寄宿型华文独中《公教中学》继续学习。“我们那边的孩子六年级之后如果还想继续读书就要到到诗巫。

因此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离开家人,住校生活让我学习独立,如洗自己的衣服、整理床,偶尔还要煮饭。就是这些,让我学习很多,我觉得这是好事。”

念完中学后, 黄启铭就到西马吉隆坡继续深造。

“念大专的时候,我选读商科,因为我想长大后就像我爸那样做生意。”

广告

然而因机缘巧合,黄启铭重拾小时候常上舞台的机会。“小时候,我常被老师安排上台表演,无论是唱歌、跳舞,还是演讲、书法,任何的东西,我都参与。”

原来小时候的黄启铭就已经是台上的一颗星星。

性格随和、亲切的黄启铭受访时摄,采访顺利完成。
性格随和、亲切的黄启铭受访时摄,采访顺利完成。

原本计划要当个平凡人,过着朝九晚五生活,冥冥之中黄启铭的人生似乎注定要过得不同凡响。

二十来岁时,黄启铭遇上了开启他不凡生活的音乐制作人——王威胜老师。“这转变之前,我常参加诗巫的唱歌表演,演唱其他歌手的作品,而渐渐认识到更多的音乐人。”最后,在王威胜老师的牵引之下,黄启铭与方炯镔搭档组成《年少》成为大马本土的组合歌手,继而朝海外做宣传、展开他们的音乐旅程。

酝酿了许久,最新个人专辑《看不见的爱》终于面世,除了希望可以把专辑带到海外宣传,同时他也有个心愿:“诗巫是宣传这个专辑的第三站了,之后还会到南马、槟城、巴生、昔加末等地。我个人还蛮希望可以来到东马更多的小镇,如民丹莪、加拿逸、泗里街。”

“这次回家很高兴!可以和家人聚在一起,还有可以吃到我想念的食物,干拌面、鼎边糊、炒煮面,这些小时候吃到大,离开这里就再也没有吃到且任何时候都很想念地(食物)。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干拌面(也称‘Kampua’)。虽然看起来简简单单,给人感觉没什么味道,但是吃起来它其实很有味道。”

说真的要在外地找到味道近似诗巫干拌面的食物,不容易,但是黄启铭就这么地幸运,因为录制专辑的关系,他在台湾逗留了将近八个月,让他在台湾找到了味道近似干拌面的面食。

“就在台北,那味道接近90%。想家的时候,就会到那儿吃。”

爸爸和家人都还在东马的家乡,对此黄启铭也表示:“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抽空回来陪陪家人。”何况爸爸是他小时候的偶像呢!

主持工作 收获不同

于2005年,《年少》组合解散后,黄启铭朝着不同且多元的表演领域发展,如拍电视剧、电影、做主持。当中主持的工作带给黄启铭尤其多的感触,从零经验到得心应手,这过程里的辛苦非三言两语说得尽。

“当歌手的时候,我已习惯被主持人发问问题,自己只要负责回答。当自己做主持时,则要很主动的发问很多问题,以免冷场。应对能力必须很强,所以能够做节目主持真的让我从中学习很多。”

谈话性质、聊心事、室内设计的节目,再后来得到机会参与戏剧拍摄,黄启铭成功转型为多方位艺人。

黄启铭认为﹕“这是我认为困难的事,后来也克服了。我觉得这让我的人生不断往前,不停地挑战自己。拍戏也是这样,演绎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角色,如好好先生、谋杀犯,揣摩各式内心戏。”这样的转变同时也让除了喜欢听歌以外的各不同阶层和领域的民众认识到黄启铭,也让黄启铭的朋友圈更加广阔。

黄启铭《看不见的爱》宣传第三站——诗巫,亲切的他甚至走下舞台与粉丝近距离互动,引爆高潮。
黄启铭《看不见的爱》宣传第三站——诗巫,亲切的他甚至走下舞台与粉丝近距离互动,引爆高潮。

感情事,顺其自然吧!

“这我也很难知道。

从前,我会觉得自己在35岁的时候会有自己的小孩和家庭了。

现在这时间好像又再挪后了,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我觉得只要身边有很要好的知己、家人、朋友,只要有个能够分享的人,在开心的时候还是难过的时候,就没有太过急着一定要在什么时候结婚。

然而我也想说的是,在认识一个对象的时候,我仍会以结婚为交往的前提。”

爱旅行,探索生活

黄启铭的喜好和性格属静态,谈及平时爱做的事,黄启铭如是说道:“我本身对室内设计或与建筑有关的都很感兴趣。平时除了工作以外,我喜欢做的事是旅行、看电影,对我来说,这是纾解工作压力的好办法。”

由近到远,如泰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日本、台湾、中国、英国、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墨西哥、土耳其、美国等等,有的是工作需要,有的纯粹就是旅行,都留下了黄启铭的脚印。

哪儿是黄启铭去过又想再去的地方呢?“我去过西班牙两次,虽然两次目的都不同,但我都很喜欢。因为在西班牙可以看到很多在亚洲看不到的建筑物,譬如古老的教堂。此外,我也很想可以再到墨西哥一次。墨西哥是第一个我因工作因素以外所到的地方。

或许墨西哥属于冷门的旅游胜地,但是在墨西哥更能让我从中找到很多乐趣。那儿的小巷里更容易让人看到富有色彩的建筑物,蓝色、紫色、粉红色、红色、黄色,就是很多颜色,让人看了很喜悦。也可以感受到当地人的作风其实很大胆,没有太多约束。再加上,走到很多地方,他们的广场有很多音乐,有很多人在跳舞,可以看到很多有艺术的东西。”总而言之,墨西哥就是一个生命力很强,很自由的一个地方,让黄启铭印象特别深刻。

聊到旅游,美好的回忆让黄启铭更显雀跃和放松,其魅力更加深了几分。“我喜欢探索生活,寻找生活更不同的一面。故我还在南非找到一个‘马来村’,就在一条小巷内。

居民都是穆斯林,还有回教堂。居民有些还是马来西亚人,所以我还尝试用马来文跟他们沟通。”黄启铭分享的这一层的发现,还真让人感到惊讶。

生命里,处处充满爱

相隔14年,再次到台湾发片和做宣传,黄启铭自然希望可以把音乐事业在台湾扎得更稳。“我们要好好地珍惜身边的人,包括爱人、家人、朋友。现在没有好好把握当下,时间过了,就无法重来。把握当下,才能看见,才能感受到,那一份爱。到老的时候,看回这一切,才不会有遗憾。”

《不动摇》与陈势安合唱,黄启铭感觉这首歌的音乐素质充满爆发力,并找来瑞业老师为这首歌填词。

“我希望这首歌可以带给人一种没有脆弱的心理。每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肯定有脆弱的,黑暗的,寂寞的一面心理。前一阵子,在这首歌还没完成之前,我在报章上阅读到很多年轻人因为不懂得处理课业,或是感情上的压力,而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新闻,让我觉得很难过。”

因此这首歌歌词有提到:“狠狠撕掉脆弱”,就是要向大家传达不动摇、坚定、不放弃的正面能量。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