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说要重建家园,希望联盟喊得风风火火的口號,似乎只是纸上谈兵的不吝溢美之词。黄书琪的〈定义马来西亚〉恐怕也是这样,新马来西亚(Malaysia Baru)被广泛使用,然后呢?

黄书琪因此大声提问:「来到2018年的今天,我们是否能够至少得出一个结论,上个世纪的做法不一定值得推崇,我们可否找出一个包容差异、鼓励多元,各种文化共存共荣、互相辉映的马来西亚文化?」

眼下的问题,恐怕不只是促成文化上的多元,连累柱子的商號,统考之认证;而是治理这个国家的手法,似乎已经没有既定的底线,乃至出现教育部长马智礼同时兼任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教大学(IIUM)主席的咄咄怪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换代还需努力

耐人寻味的是,过去光天化日一再高调倡导「校园自主」的火箭议员1.0,不但如今个个噤若寒蝉;身为卡巴星之子的法律精英,乃至主张援引誹谤法对付异议。难道,此之谓「重建家园」乎?

前不久隆新高铁之谈判,场面犹是耐人寻味。代表马来西亚出席谈判的,乃是经济部长阿兹敏。新加坡派出的,则是原籍这里的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咦,陆兆福呢?

仍不当家,亦不当权,事小;但是,权力如此这般的分配,最终导致的是,一言难尽之纷乱。结果,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最后,一切只能继续归咎前朝的沉痾宿疾。

时光荏苒,倏忽n月;转眼2019年的財政预算,近在眼前。不知大掌柜有何政策,促成经济逆转,成就「新马来西亚」的一柱擎天?问到这里,每一个人的心里想必充满感伤:改朝还未成功,换代还需努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