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郑博夫

马华2.0是马华领袖指火箭会变成另一个「马华」,事实上,两党根本不一样,所以这比较很牵强。哪伊党会不会成为巫统2.0呢?市场定位对像族群都一样,伊党越来越靠近马来,巫统则越来越伊斯兰化,然而,从现实来看,伊党不会是巫统2.0。

希盟自从509大选后,就开始大量吸纳巫统、伊党的党员,主要是削弱两党的基层,特別是地方势力。尤其马来政党如土著团结党、诚信党及公正党。伊党在刚过的大会上宣佈流失接近9%的党员,这基本上说明,伊党的死忠派铁粉丝,未必是撬不动的铁板。伊党的势力,自从诚信党分裂出走,实力已经大不如前。所以需要寻找新合作对象,不然就迟早给希盟三党瓜分其基层。

从伊党大会提呈的动议,敢反对统考,却不敢在大会动议与巫统的合作,间接说明伊党对巫统还心存疑虑,当然更怕党代表激烈反对,毕竟在双溪坎迪斯及斯里斯帝亚补选,看到一些伊党支持者「躲起来」,主要是党领导指示支持巫统的定向,让基层混淆。

伊党对巫统的疑惑是,若联合巫统,只能巩固一些重叠的低收入的乡区马来票,这类似的市场,都是巫统主要的选票来源,而伊党也有接近相同的市场。比较希盟的马来选票,大都来自中高收入、城市选民及年轻穆斯林。重叠的票源可以增加,但不足于贏取选区,这点在两场补选都看到,取胜还需新票源。

509选后的民调显示,巫统失去更多乡区选区,在乡镇区也大幅度落后希盟,这民调虽然没有伊党的选票分析,但从结果来看,只要是城市、非穆斯林占20%的选区,伊党一定败选,但巫统还可能有机会胜选,这就是伊党与巫统不同之处。

按照伊党的党章,重要动议需党大会或特大来通过方能生效,伊党目前將球踢给宗教师协商理事会决定,只是以换取时间来说服党代表。自从已故聂阿兹去世后,宗教师协商理事会已经变成附属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傀儡,几乎所有决策都符合哈迪的意愿,所以该理事会的决定就是哈迪的决定。

伊党面对两个穷州、流失党员、实力萎缩在马来区,甚至拥有80万党员的党报都办到亏钱,说明连党员都不支持党报,这党能强到哪里去?

伊党与巫统一样,面对在野的困境、面对持续萎缩的市场、面对单一的票源,才急需寻找政治上的合作对象。这点说明哈迪阿旺造王者的策略失败,只能说自己打错算盘、算错账。当然贪婪成性也是问题,刚结束的党大会,看到代表们一直再討利益,这点巫统是大巫,伊党则是小巫。

伊党不会是巫统的2.0,但是顽固不化、不懂变通、说辞顛三倒四的无原则政党,只要没拿到非穆斯林票,就只能蜗居半岛东北及內陆的马来腹地。巫统则需要转型成为全民政党,才能开拓票源,而且要走自己的路才可取,这点扎希也在部署,一方面摆出亲近伊党的同时,也向公正党喊话谈合作,这两步棋是要测试在野在朝的合作模式,但是扎希这招对公正党应该白费心机,因为过得了安华,还有马哈迪、林冠英、末沙布等拦路。巫统只有听话的国大党及马华,其余的都不在听它的號令,当然包括死敌伊斯兰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