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廖明安

政党轮替以后,希盟政府许多宣言无法落实,首相马哈迪甚至说將重新检討宣言,这一再让人民感到失望,究竟希盟政府真的是因为前朝的问题而无法施展政治改革,还是希盟政府的执政能力有问题?

转眼希盟政府已经掌权近5个月,权力移交的阶段早已完成。我们不时听见某些政策无法展开,或者发生官僚问题时,总有部长说是前朝问题,似乎本身不用担当,没有责任,似乎停留在「当家不当权」的窘局。

例如最近州教育局人员重组课题引起爭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第一时间指责前朝政府,指相关政策是国阵时期所提议。言下之意,希盟政府执政以后,毫无能力去取消不公平的政策,连「国阵时期的提议」都无法改变?这说明希盟执政能力和诚意有很大的问题。

四党同床异梦

希盟终究是在四党毫无贯通性,没有共同执政原则和纲领之下,为了选票凑合而形成的政治联盟。当执政以后,在同床异梦的情况下,在施政方面面对的波折,不完全是前朝的问题,而是四党无法达成共识而导致分歧,无法落实。

土团党由始至终是一个马来主义单元政党,当其掌门人马哈迪当上了首相,马来议程成了他们重要的施政纲领,这也为何承认统考遥遥无期,除了巫统与伊党,君不见反对统考的声音大部分来自土团党?

行动党虽为多元政党,但被標籤为华人政党是铁一般的事实。马来网民把行动党的马来领袖贬称为马来人走狗,火箭傀儡等等。而行动党为了討好马来社会,马来人大会举行,不反对,统考课题上唯唯诺诺,闪烁其词,不再像过往那样掷地有声的为华社撑腰。

公正党的目標在于安华任相。贵为副首相的旺阿兹莎,处理童婚案上只能用无能二字来形容。其为妇女斗爭的形象荡然无存。公正党內部一些领袖,急欲安华上位並再一次製造补选作法,不只引起党內的议论,也为未来的政局添加变数。

马哈迪虽然一再答应將「禪让」安华当首相,但土团党允许吗?公正党里头的都存在著严重的派系问题,安华宣佈在波德申国席上阵,灰头灰脸,社运组织、人权律师等等都大力反对,在沉醉在老马强势回朝的颂歌中,民意还会不会要安华当首相,想必希盟都已有杂音。

前朝政府留下烂摊子,许多问题有待希盟政府迎刃而解。四党结盟的希盟政府,应该拿出能力治国,但情况看来,这四党內部问题才是癥结所在。在没有共同的施政原则下,种族政策,官僚主义依然大行其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