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冠华

中美贸易战的陈词滥调是没有贏家,但谁会输的比较多?特朗普认为贸易战很容易取胜,那就要问美国人若不买中国製造,还有什么选择吗?

美国財经作家莎拉邦乔妮( Sara Bongiorn)敏锐发现美国社会各方面充斥大量中国製造,製造业外移使得越来越多美国人失业並且开始忧心中国製造的影响力。姑以自己作实验尝试过著一年没有中国製造的日子,並將这经歷写在《没有中国製造的一年》一书中。

这一年中,她发现几乎每样生活所需的產品都有中国製造的字眼,就算外箱包装上写著美国製造,但里面的小零件中还是「中国製造」。

在不使用中国製造的一年中,莎拉全家生活日渐困难。中国製造的童鞋10美元一双,非中国製造的68美元,儿子没有水枪玩具、没眼镜、没拖鞋。家里的搅拌器和电视机坏了只能让它坏在那里,因为维修用的零件都是中国製造。

莎拉感嘆道:「没有中国货的一年,生活简直是在与家人的爭吵中度过的。我试图证明中国製造並不能影响我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事实证明並非如此」。並说「发誓一辈子不用中国產品,貌似不太现实。因为这意味著我们以后永远不再买手机,说不定哪天连电视也没法买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我情愿不去设想,未来10年不靠中国產品过活,日子会有多难。」

企业逃离美国

离开中国製造,美国人就很难活不下去。美国虽仍是製造业大国,不过留在国內的主要还是高科技的產品,和人民生活密切度更高的產品,美国企业不是被其他国家打垮就是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国家生產。因此课高关税也不能让国內的企业得利,美国人也很难找到代替品。

而美国卖给中国的东西,大部分中国可以从他国找到代替品。少数不能的如美国半导体关键零件,不过中国是美国半导体企业最大市场,故承受不起失去这市场的损失。也就是说,虽然双方因为关税提高而不得不买贵,但美国企业会失去很多中国订单,中国失去的美国订单会比较少,何况美国还给美国进口商开后门低税入口。

特朗普对现代国际贸易分工的复杂性认识十分肤浅,思想仍停留在16世纪到18世纪的重商主义时代,认为徵税可以让企业来美国进行建设或者生產,提高就业和財富是不可能的。现实所见,贸易战反使得美国企业因为追逐市场而逃离美国,如哈雷戴维森摩哆工厂、在美的德国宝马(BMW)。企业不会为了美国市场而牺牲全球市场,这是简单的逻辑。企业投资是长期计划,与其冒险跟隨特朗普,不如拒绝给特朗普政治献金,在大选中將他拉下台成本更来的低。

就算出现特朗普希望的企业回流,生產成本提高的效果也会和征高关税一样,物价上涨造成消费减少、经济衰退、美政府税收萎缩、赤字攀升、利率上升到威胁金融稳定。

明摆逼中国投降

为了压迫中国屈服,美国对2000亿美元(8240亿令吉)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中国出口美国的產品,约六成是包括美国和国际跨国企业在內的產品,那美国贸易战打的是谁啊?

因为美国是和全球打贸易战而不只是针对中国,故各国不会联合美国,反而不得不团抱,使得美国失去飞机、半导体、汽车、农產品、石化能源等订单。

美国一边打贸易战一边放话表示愿意谈判,但观他的谈判条件是建立在中国投降的基础上,条件是:不准搞「中国製造2025」、禁止技术转让、须大量购买美国產品、不得反对美国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行业的投资、必须按照美国的要求开放市场给美国、撤销在世贸组织中对美国发起的控诉、截至2020年的2年內,减少对美国的2000亿贸易逆差、美国如果觉得中国不配合可立刻用关税制裁,中国不得反击、不能对美国產品加关税,只能废除关税。大白话就是要中国签定「不平等的投降条约」。

依美国条件,中国不如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损失还来得更少。中国自然也看出谈判是幌子,目的是希望遏止中国復兴的目的。特朗普团队认为只要对中国的打击够狠,中国就会屈服,唯目前並没有任何跡象证明中国会投降。

反之中国的反击使得特朗普恼羞成怒,显露出气急败坏,谩骂和自我吹嘘中。当贸易战时间拉长,本来不一致的美国內部矛盾会扩大。唯一不確定的是特朗普会否为了面子拉不下而蛮干扩大贸易战乃至货幣战?

这场贸易战美国贏不了,他的失败会加速美国国势衰败。一个有战略思想的人是不会两面作战,但特朗普却和全球打贸易战,才能如何一眼就被看透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