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萧德驤

笔者以为前朝政府朝令夕改已足够令人詬病,但財政部长林冠英在外劳人头税一事上的「剎车漂移」,更是令人大开眼界。部长在24小时內的改弦易辙,与其说是尊重业界人士反应,还不如说是在措施制定过程中,没有获得足够资讯与商討。

政府为了增加收入,向在本地工作十年的熟练外劳征收一万令吉人头税,该费用之高令人咋舌。这笔费用不管最终由谁承担,都將是会不利于消费者。其中,若由雇主承担该笔费用,则成本的增加会施加到消费者身上。

反之,若由熟练外劳承担近8000令吉的人头税,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项负担。外劳离乡背景工作,目的都是为了谋求更好的生活,若收入骤降,外劳们可能因此无法专心工作,甚至会从其他管道增加收入,继而衍生社会问题。

部长指若双方不愿承担人头税,那么就先让这些有经验的技术外劳先回国,通过重新聘请的方式让他们再回到大马工作。

然而问题是,这些外劳一旦与雇主解约后回国,是否还愿意回到大马工作?如果他们己拥有谋生技能,人往高处爬是自然的道理,相信泰国、香港甚至新加坡,都是更好的谋生地点,届时大马將沦为外劳技术培训中心。

熟练外劳人头税课题重点不是由谁来承担税务,而是政府在制定一万令头税额时,有没有与业者进行商谈?一万令吉上限对于中小企业整体影响会有多大衝击,都必须加以检视。

事实上,若根据外国经验,不少国家对于熟练技术外劳的对待反而更加宽松。这群人被视为人力市场中的重要一环,人头税不但比新引入的外劳低,甚至一旦符合一定的技术要求,熟练技术外劳人头税可获得减免。可见,对于技术外劳,外国相比大马更加惜才。

前政府中朝令夕改常引起大马社会詬病,也常成为当时的反对党,现在的执政党攻击的目標。如今,希盟执政做政府,却也开始出现相同的情况,显示新政府决策必须经过深思熟虑,避免重蹈前朝覆辙。

人力政策从前朝政府以来,一直是经济事务中令人关注的课题。大马外劳过剩,通过苛税或苛政裁缩外劳数量都不足以改变情况。

要摆脱对于外劳的依赖,最终国家必须往科技及自动化领域发展。给予使用自动化机械,或先进科技的公司奖掖,將促使各领掝生產方式转型,並减少对人力的依赖,使大马人力政策更能寻找到平衡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