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杨善勇

他乡遇故知,如果碰到的乃是债主,唯有拔腿快逃。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必然痛入刀割。人生之中,总有如此这般的苦涩之时。说是喜事,偏偏因缘弄人;结果,唯有独自神伤。希盟执政了,首相不是他,安华所思,想必也是这样。

前不久人在对岸,和学生对话,学生追问安华,身在医院,狱官陪同见证首相宣誓仪式,心中有何感受;安华当时答曰,他想对马哈迪医生说:老哥,应该出任首相的那个人,「本来是我,而不是你」。语毕,现场一片欢乐,笑成一团。

没有想到,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NA)据此率先报导,各个媒体也隨后放大报道,几乎演绎成新一段的政治山竹风暴。但是,事实上,问答之间,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

当时学生的提问,乃是政府原本应该交你领导,你怎么想?安华隨之应答:「若非身陷囹圄,我也想在那里。可惜,我还在大牢这里。」听到这里,大家跟著哄堂大笑。

没事,没事,纯属玩笑,博君一粲;那是安华本色的幽默,也是安华独有的急智。话虽如此,言者无心,听著有意,再经路人纷纷揣测,网民各自解读,总能因此得到这个结论:解释就是掩饰。

纵然那样,说实在话,那毕竟也是人之常情。等了20年的拖棚歹戏,总算大结局了,没有想到,上台颁发最佳男主角的得主,不是自己。安华的心中有所失落,也是必然的事。

安华的聪明,就在这里。委婉的造句之中,他既间接地表白了此时心中之苦,也化解了当下的尷尬。子非马,安知马之乐?子非华,安知华之悲?站在波德申的海边,安华的跟班倒是都乐坏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