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如首相所言,政府体繫在前朝政府的统治下已经遭受破坏,当中除了贪污腐败、滥权违法,还有巫统伊党实行种族歧视及宗教分裂国民的政治议程。无论是当时在朝的巫统,还是在野的伊党,直到现在都用种族及宗教来分裂国民以捞取政治利益。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现任政府正在努力恢復崩坏的体制,包括反贪及体制改革,而国民在509大选后,关心政治、敢谈论政治,包括年轻人,这是好跡象,说明她们没放弃这国家。

然而我们依然面对种族主义及宗教顽固主义的挑战,看了您在部落格的文章《为何我反对伊斯兰党?》深有感触,以宗教的名义来捞取政治选票,是那么容易的混淆视听,甚至激发极端主义。

调整心態

身为关心政治发展的国民,我认为您有这能力去应对这些课题,只是在您天年以后,若这课题依然围绕著国民?我的担忧是,目前我看不到有谁敢去做、会去做纠正多年来以种族及宗教为外衣的政治斗爭。

安华是一位英杰,但我看到他对宗教课题皆不是他的萝卜或是他的棒子,但肯定是他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他无法像你那样坚定,也没你的认知高度,更无法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去突破困境,这句话您曾经在一个访谈中提过。

所以这事,还需要你来办,也因为只有你的把它办好。

从目前的政治局势,伊党看似很强,拥有两个州属,也在吉打有一定的势力,但是伊党歷来不善於管理,分裂的诚信党带走不少专业人才,剩下也没什么人才,主要还是蛊惑人心为主的顽固分子。您应该察觉到,伊党的势力已经萎缩到半岛东北、吉打內陆区及部分霹雳、彭亨马来腹地,伊党已经不是全国性政党,这是它们最弱势的时候,也是可乘机让其式微的时候。

伊党在其他地区,虽然都有支部及微小的支持率,但主要是社会低下层,能从改善教育及经济层面来引导,但这是长远的部署,无法在短期內收效,然而为了长治久安之计,必需做到极致。

这两点,有教育部长马智礼及经济部长阿兹敏来规划,应当適合,只是去顽固主义的核心,在於治心及改变文化。

治心是调整心態,长期的调整心態就变成文化。看看目前马来报最好卖的是明星歌星的小新闻,可以从这里开始,善用明星歌星来引导真正的数理科学、心態观念、普世价值观等改变,代言人在马来市场比较受用,可善用之。

如您说的,马来人与其他的人的文化差异,变成退步的主因。文化的差异其实由认知开始,当你认为走捷径能快速抵达目的,你不会去想跑原路比较好。同理,经营事业、人际关係或商业,都不能单靠结果,而是如何学习过程、改善流程及克服障碍,结果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善於处理过程、调整流程能学习到核心技术及能力,结果就越来越好,竞爭力就越来越强。

关键在於如何激发改心態?当一个人卖AP致富时,其他就卖AP。问题在於跟风,在於趋炎附势,或学习不正確的方式,关键在价值观念。

所以我认同您对伊党的看法,其没有原则,更没有诚信去真正实现人世间的道义。您贏过6届大选,知道马来西亚政治无法结盟,就无法取得中央政权。巫统伊党缺乏非穆斯林选票,方程式上是无法取得胜利的,但扰乱政府施政,特別是巫统还是办得到的。故改革政府体系,必须建立官员依法办事,任何涉及种族偏差的施政,都必须严惩不贷。

伊党也频频在诚信党区內搞小动作,包括干扰商家卖酒,这些都已经侵犯非穆斯林的权益。记得国父执政期间,马来店是可以卖酒的,但他们都不喝, 也不卖给穆斯林,为何现在变成不能卖?连別人卖也不可以?好像这些极端分子还没喝酒就独醉了?酒精没那么厉害,还是假酒精之名的人假厉害?

要照顾全民权益

马来西亚人,就应该有马来西亚的文化,喝酒是非穆斯林的权益,但是前朝为了迎合穆斯林选票,却大力提高酒精饮料的税收。加上执法的漏洞,国库非但收入增长缓慢,市场也出现逃税酒、劣质酒等,但別忘了非穆斯林的文化是有酒文化的,包括祭祀、饮食及娱乐,都有用酒的情况。香烟也是如此,走私烟时常发生,关键在于执法是否到位?税务是否合理?权益是否被照顾?至于喝不喝?抽不抽烟,那是个人问题,个人自己负责。

照顾全民是政府的职务,不论来自哪一个族群或选票,前朝纳吉就是没做好这点,才导致非穆斯林选票高度集中在火箭,也导致马来人分裂,我感受到现任的政府努力改变局势,但是要同步改善各族民生,才能稳住支持率及累积社会各界正能量。

对於巫统,您的方式已经很明显,吸纳巫统地方势力,逼巫统內訌、激发党路线之爭。巫统扎希及一些领袖的种族言论虽然不断,但也无法激起千层浪。希盟政府政策虽开明,但面对中下层政府机构,固有巫统党羽作梗的情况下,必需割除一些人,以杀鸡给猴看的方式来震慑这群作乱分子。

应著重外销经济

开源政策是您的核心能力,我支持您提出的国產车3.0,支持您与印尼的东盟汽车概念,因为印尼的中层阶级预测接近7000万人,市场不是问题,但是执行方面,不能因为爱国,而让国民再次面对过去宝腾电动窗的困扰,也不一定用高税来抑制进口车。政府需要一套方程式,在不影响国民利益下,如何发展国產车3.0,这才是王道。

要知道,我也曾经爱国买过两次宝腾汽车,面对电动窗问题时,被告知很普遍,这印象记忆是永存的,除非你能改变这印象。如何改善国家汽车政策,包括燃油津贴及公交设施,必须一同研究、探討及执行。

中国经济的强大,不单是內销强劲,也是外销经济带来的结果。马来西亚有许多企业都是赚钱的,但光赚钱没什么未来发展,就是土豪一个。政府如何协助企业往外发展?我国的外交部能帮本土企业开拓市场吗?人家澳洲使馆能做到,大马能吗?

这些都是重要资源,使馆是服务人民的,不是政党的资產。取消政治委任大使是第一步,哪接下来的第二步、第三步?要如何协助推销大马、扩大外销经济?

这篇文章偏长,要求、建议也颇多,在您日理万机的日程表中,也许您不会发觉这文章,可能您也不缺意见,因为睿智的您让我们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坚定的您对国家不离不弃,在飘摇的风雨中,依然手持残烛的光明,相信光明的重要,一样需有身体力行的坚持。

辛苦您啦,首相先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