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后,我国重新迎来「现代化之父」敦马哈迪医生担任首相,有別于过去的铁腕,马哈迪的诸多施政,像是下放首相署权力予国会、彻查前朝积弊、检討苛政等举措,均叫人为之一新。但「马哈迪依然还是马哈迪」,熟悉的宏愿学校计划、向东学习等政策再次被提出,自然也少不了本期脉动將探討的「国產车3.0」计划。

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得追溯回1983年,敦马寄望汽车工业能带动我国经济发展,进而创立「普腾」国產车。在国人爱国情操、政府保护政策等因素加持下,次年推出「赛佳」(Saga)车款,迅速取得国內轿车市场总销量的64%。高峰时期,宝腾曾囊括74%的国內汽车市场,风头一时无两。

忧重蹈覆辙

长期的保护政策,使普腾丧失自由市场的竞爭力,像是1993年创立的第二国產车(Perodua)成立后,迅速取得不错的市佔率。再后来上任的敦阿都拉政府,逐步开放我国汽车市场。由于长期的保护政策,导致普腾丧失自由市场的竞爭力;而隨著第二国產车在1993年创立后,迅速攻占了中小车型的市场,开始抢滩国產车市场。尔后上臺的阿都拉政府及纳吉政府,似乎都视国產车惟烫手山芋,禁不住连年亏损。纳吉政府更是將普腾的49.9%股权出售给吉利,此举更是让敦马直言「丧子之痛」,而普腾也正是更名为「宝腾」。

直至希盟成功改朝换代,马哈迪在日本出席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指出,我国有意再创办另一国產车品牌,旨在冀望重工业政策能带动我国经济发展,惟公民社会均仍受宝腾失败的阴影影响,担心新国產车將重蹈覆辙。

博大汽车工程研究组主管兼教授黄绍文博士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坦言,目前政府也没有对新国產车有更多的说明,惟他认为,若是政府仍然走回之前的旧路,將比较难发展,必须是往无人汽车等未来汽车工艺领域前进。

「拥有自己的国產品牌自然是好,但这过程並不简单,尤其是若还是往传统汽车去发展,我们该如何面对国际汽车厂牌的竞爭呢?整个大环境已经改变,低廉劳动力成本以不再是我们的优势,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马哈迪6月12日访日期间提出,我国有意再创办另一国產车品牌,让公民社会热议纷纷。(档案照)
马哈迪6月12日访日期间提出,我国有意再创办另一国產车品牌,让公民社会热议纷纷。(档案照)

无人汽车是机会

他补充,现在汽车工艺的发展已经出现可预见的趋势,各国陆续开发全自动驾驶的无人汽车,对交通秩序有著很大的帮助。若未来无人汽车將推广至世界,东盟等发展中国家必定是很大的市场,而这就是我国的机会。

「当然这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质疑,但这並非是能力问题,而是我国是否能掌握好时机。数年前我参加国际会议,听国际车厂的代表指,无人汽车至少还需要半个世纪才会面世。可短短数年內,我们可以看到特斯拉(Tesla)都已进行无人汽车的试驾等。」

黄绍文博士也指出,这並非是说我国也要出產,属于我国的无人汽车,但若我们能够利用我们的地理位置、稳定政经时局、具备各种语言的专才、稳定电力供应等优势,相信可以成为无人汽车等未来汽车工艺,在东南亚的先驱者。

「或许我的建议有些新颖,但我国的汽车市场太小,若只靠国內市场,並无法延续发展;但发展回传统汽车,则如何面对其他国家的竞爭呢?因此,朝向未来汽车工艺这条路,或许是我国汽车工业的一条路。」

须找出竞爭优势吸引投资

首相敦马哈迪说,若要推行第三国產车计划,政府需寻求私人界的支持方能成事,因为国家缺乏资金推行这项计划。对此,马来西亚车业总会会长拿督许综文说,认同政府寻求私人界合作发展国產车,惟政府需找出我们的竞爭优势。

「只要政府设下衡量標准,符合资格的厂商自然会愿意合作;但政府也得从其他角度去思考,我国相较其他东盟国家而言,究竟具备什么优势能够吸引有实力的厂商投资呢?」

许综文说,同业都在期待政府透露国產车更具体的计划,惟他认为我国要发展国產车,则必须找出竞爭优势。
许综文说,同业都在期待政府透露国產车更具体的计划,惟他认为我国要发展国產车,则必须找出竞爭优势。

他还表示,我国年均汽车销量为60万辆,若国產车仅依靠国內市场,会发展得非常吃力。因此我们必须放眼海外市场,特別是人口达到6亿3000万的东盟市场。

「但是,我国汽车具备什么条件可突破东盟自由市场的竞爭?尤其自东盟自由贸易区(AFTA)生效后,外国汽车只要在东盟国家达到40%的採购率,就可享有税务优惠。」

车对外出口量少

隨著该协议的签订,我国也逐步开放汽车市场,宝腾也开始面对自由市场的竞爭。

许综文说,宝腾曾经也缔造辉煌成绩,但隨著人民人均收入的曾经,对汽车的要求也隨之提升,自然开始青睞性价比更好的外国汽车品牌。

对此,他指出,儘管东盟內只我国拥有国產车品牌,但因为过去的保护政策,连带影响我国汽车对外出口量少。据马来西亚汽车研究院(MAI)数据显示,汽车產业为经济贡献400亿令吉,占国內生產总值的4%,创造了70万9457个就业机会。

反观邻国泰国,其欢迎各大汽车品牌到当地设厂,亦达到带动国內產业链,为他们的国內生產总值(GDP)贡献达到8%。

「儘管东盟的市场很大,但是在东盟经济共同体下的自由市场竞爭,我国具备什么优势在这激烈市场突围呢?这也是政府欲再开创第三国產车的先行条件。」

保护政策拖垮宝腾

拉曼大学商业金融院副教授黄锦荣博士指出,政府过去对国產车的保护政策,不单只有经济方面的因素,其中还夹带非经济原因——土著政策,进而导致当年「四不像」的產业政策。

他说,当时韩国也与我国同期发展汽车工业,同样对国產车採取关税等保护政策,但与我国不同之处在于,其保护政策进行绩效评估及限期,並非像我国,儘管强调本地零件的生產,但也指定部分零件必须来自土著公司。

黄锦荣指出,政府不该將资源集中在一个领域,而是该扶持各行各业。
黄锦荣指出,政府不该將资源集中在一个领域,而是该扶持各行各业。

缺竞爭力

他补充,这样的情况就出现「土著企业为先,绩效为后」的现象,许多不达標的经销商仍能够继续获得援助,而韩国的处理手法是,若国產车的绩效评估不达標,则取消其享有的政策优惠。

「从宝腾的经验来看,我国究竟要的是汽车工业抑或是国產车品牌呢?过去的保护政策,导致国產车缺乏竞爭力,直到后期市场稍微开放,更是抵不住国外汽车的竞爭,市场佔有率逐年衰退。」

黄锦荣坦言,从动机而言,製造业的確能够作为技术来源的根源,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惟他认为,若將所有资源均聚焦在国產车,而非像泰国重视工业本身的发展,將很难达到政府所冀望支撑產业链的效果。

他也认为,即使汽车工业发展得再蓬勃,但也无法带动其他领域的进步。

因为,如今技术含量不再只来自製造业,其他领域亦可提供技术,而我国已经受新经济政策的影响,导致劳动生產力不强,无法创造更多的附加价值。

他说,政府不该將资源集中在一个领域,而是该扶持各行各业。举例说,首相访华参访的阿里巴巴集团,其商业模式涉及信息金融、运输、库存管理等,若政府能扮演整合的角色,將技术提升至各行各业的运作,將有利于中小企业的发展。

振兴工业吸引人才回流

马哈迪是在內阁尚未完全成立前,在访问日本时提出將復办国產车。对此,时事评论员潘永强认为,马哈迪部分主张,往往让希盟其他成员党陷入尷尬,包括像是宏远学校及国產车都出现类似的状况。

「我相信这是首相的个人意愿,並不一定是內阁所作出的决定,因为他是以政治强人的威望来说服其他政党认同,但具体內容非常模糊。因此,政府有责任向人民交代具体的政策方向。」

他说,儘管国產车可能是因为首相对汽车工业的热情,但值得新政府思考的地方在于,必须寻找一个新的產业政策,从而引导整个经济的发展。「从希盟的竞选宣言中,不难发现他们缺乏经济方面的改革方向,所以首相冀望汽车工业能推动国家经济,而不单是靠到国外推销棕油、榴莲等原材料,而是像臺湾发展半导体工业、韩国拥有电子產业等。」

潘永强指出,他认同汽车工业可带动產业链,进而製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但这並非得是国產车,首相之所以选择汽车,相信是他认为我国汽车工业具备一定的基础。

「振兴工业的好处在于,可让大量劳动资源获得就业机会,我国目前尚处发展中国家阶段,还有大量劳动资源,最迫切需要大量的就业机会,才可使人力资源回流。因此,强化工业基础刻不容缓。」

潘永强也补充,希盟若落实第三国產车计划,相信会从宝腾失败经验中学习,进行有关的评估。惟他也忧心,相比30年前发展宝腾的年代,现今汽车工业的发展更加进步,我国要如何追上其他国家的发展,这都是政府需考虑的因素。

魏家祥:应加强公共交通基建

政府有意创办新国產车的消息传出,朝野双方均出现反对的声音,其中最为激烈的当属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了。他认为,政府终止捷运三號线计划等公共工程,却有意兴办新的国產车公司,属于退步的政策。

「我国公共交通尚未达到饱和的阶段。现在应加强各公共交通的链接,而我国却將轻快铁等计划延展,以后若要建设势必需要花费更高的成本。」

此外,对于財政部长林冠英保证,第三国產车计划將来自私人投资。

魏家祥也炮轰说道,宝腾最初也与私人界合作,但最后仍得靠政府的援助,后来前朝政府也促成中国吉利的入股,提供技术及资源等,但主导权仍由大马控制,也让宝腾增加进军海外的机会。

魏家祥抨击政府终止公共工程,却有意兴办新的国產车公司,属於退步的政策。
魏家祥抨击政府终止公共工程,却有意兴办新的国產车公司,属於退步的政策。

反对创办新国產车

他补充,我们认为宝腾只有与国际品牌合作,方才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且最近也推出了休閒车X70,受到市场极大期待,让外界觉得宝腾已经焕然一新。

对此,他也抨击执政党「换了位子也换了脑袋」,过也时常抨击国產车政策,如今却为第三国產车计划背书,且政府若要寻求私人界的投资,何不將宝腾拿回来经营呢?

「第三国產车究竟是內阁共同议决,或首相本身的心愿呢?可以看到,希盟领袖包括拉菲兹及努鲁等都提出反对,而在我的面子书也发现,过去许多不满我的民眾,在国產车议题上也有了共识,反对政府提出创办新国產车的建议。」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