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8日讯)大马政府意外取消颁发予金务大(GAMUDA,5398,主板建筑股)-MMC机构(MMCCORP,2194,主板交通物流股)联营公司的捷运2號线(MRT 2)地下工程合约,金务大损失的未完成建筑订单超过50亿令吉,该股面对惊慌拋售,早盘几乎跌停。

MMC机构也重挫,其他国內建筑股几乎全面走低。

金务大首当其衝, 早盘一度跌27.73%,至2.32令吉的最低水平,隨后才稍微喘定,收復部份失地至2.50令吉水平,最终以2.43令吉掛收,跌78仙或24.30%,是今日跌幅最大的股项。

金务大全天成交量达9270万股,少见地衝上全场热门榜第1位。其凭单及认购凭单也溃不成军,伴隨母股进入热门榜的还有两项认购凭单金务大-C52与金务大-C54,分別大跌71.43%和58.33%,至2仙及2.5仙,位列榜单第3位与21位。

波及建筑股

其联营財团伙伴MMC机构则重挫22仙或16.30%,以1.13令吉掛收,位列全场下跌榜第8名。

其他跌幅较为显著的建筑股计有怡保工程(IJM,3336,主板建筑股)与双威建筑集团(SUNCON,5263,主板建筑股),分別跌19仙或10.62%和19仙或10.86%,以1.60令吉与1.56令吉掛收,为下跌榜第13名与第14名。

虽然,分析员均表示,大马政府將MRT2地面工程的成本削减23%,至174亿2000万令吉是意料中事,但金务大-MMC机构原先贏获的地下工程合约被直接取消,剩余部份將重新招標则是市场始料未及的重大负面衝击。

肯纳格研究分析员称,由於MRT2隧道工程得而復失,金务大目前手持的60亿令吉订单骤减55亿令吉,只剩5亿令吉,因此,该公司接下来,將会高度依赖其產业发展业务和收费大道业务。分析员指出,金务大目前仍有23亿令吉的未入账產业销售,可保证1到2年的盈利。

不过, 依照J F 艾毕斯证券分析员的初步计算,金务大- MMC机构联营企业在MRT2地面工程的角色由工程执行伙伴(PDP),转为总承包商(turnkey contractor),该公司因此可將MRT2的地面合约认列为订单,因此,金务大的合约价值將增加至64亿令吉,其中59亿令吉,来自MRT2,5亿令吉来自泛婆罗洲大道。

不过,失去55亿令吉的隧道工程,以10%的赚幅计算,公司的盈利將减少5亿5000万令吉。分析员因此將其2019及2020財政年的盈利预测,各下调18.6%。

大马投行分析员估计,地下工程合约终止,意味著金务大-MMC机构联营企业面临原有订单价值大跌63%,或105亿3000万令吉的打击,单论金务大,面对的损失则是52亿6000万令吉。该分析员亦指出,市场最担心的是,上述最新发展究竟是单独事件,或是会在未来影响金务大贏取政府工程的机率。

对此,艾芬黄氏资本分析员表示,目前仍未清楚金务大-MMC机构联营企业能否重新竞標MRT2地下工程,若有关公司可参与竞標,应可在成本方面具有优势。

肯纳格研究分析员认同此说,指金务大-MMC机构联营公司已购置全部所需工具和设备,而以往在MRT1和精明隧道(SMART)方面的良好工程记录亦是加分项。

前景不明朗 建筑股「减持」

展望未来,大马投行分析员相信,政府將会把发展重心从巨型项目,转向规模较小、性价比较高的项目,如道路升级、学校、桥樑、排水工程、乡区水电设施等,这些小规模项目,对基本营运成本高的大型承包商,如金务大,无利可图。

此外,分析员补充道,政府也正在探討收回金务大旗下收费大道的经营权,为该公司前景增添不確定性。

MRT2隧道合约取消同样对MMC机构不利,肯纳格研究分析员指出,这项合约取消將导致MMC机构未来的盈利,每年减少7000万至1亿令吉。

因此, 分析员將该公司2018及2019財政年的核心净利下修介於43至63%,同时也將目標价和评级,分別调低至1.45令吉及与大市同步。

分析员也指出,MMC机构接下来的盈利將更依赖港口业务,因此,管理层可能会探討收购新港口资產,以提升这项业务的贡献。

另一方面,达证券分析员表示,除了受创最重的金务大,其他涉及MRT2工程的上市建筑公司也会受到一定衝击,包括怡保工程、双威建筑集团、WCT控股(WCT,9679,主板建筑股)与嘉登控股(GADANG,9261,主板建筑股)。

考虑到MRT2的地面工程规模缩小,达证券下调金务大的评级至卖出,另外也將4家涉及MRT工程的建筑股的目標价调低,其中怡保工程及双威建筑的目標价分別从1.53令吉,及1.99令吉,调低至1.49及1.93令吉。而WCT控股的目標价从1.01令吉调低至99仙;嘉登控股的目標价也从97仙,降至94仙。

鑑於前景不明朗,加上各个巨型项目可能在重新检討后面对下行风险,该分析员將大马建筑业评级下修到「减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