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宏祥

前后20年,安华距离首相权位,依然这么近那么远。1 9 9 8年9月2日之前,马哈迪一再重申不听信关于安华的种种谣言,而安华亦多次强调无意挑战或推翻马哈迪,结果当发生的还是发生了——一场马来西亚史上最惨烈的权力斗爭,20年后兜兜转转回到原点。

有了1998年的前科,2018年马哈迪的承诺、安华的保证,就注定要面对各种揣测与质疑。马哈迪这一次会否把棒子交给安华,让权力平和交接,主要取决于这个93岁的老人,如何思考与处置本身的利益。

若马哈迪思考的只是自身的歷史地位,则他极大可能会遵守承诺,在2020年让安华接位。一来合乎希盟早前协议,暂任首相两年,隨后交棒;二来马哈迪曾设下2020宏愿,此年份对其个人有特殊意义。马哈迪在509大选率领希盟攻下布城、不流一滴血实现歷史性政权轮替以后,成功华丽转身,用马哈迪2.0(2018年—?)的光彩,遮掩马哈迪1.0(1981—2003年任期)之黑暗。

打击革新形象

不管基于什么理由,或採用什么手段阻止安华上位,只会打击马哈迪2.0欲塑造的「革新」形象。届时,95岁的马哈迪,已经越来越少条件去应对另一场激烈的权力斗爭,也来不及再为自己重塑形象、奠定歷史地位了。

若马哈迪进一步把土著团结党的利益捆绑进来,则会为安华任相的最后一哩路添加变数。土团党如今掌握13国席,在希盟里远不及掌握50国席的公正党、42国席的民主行动党,甚至只比拥有11国席的国家诚信党多出2席。说白了,土团党当下就靠马哈迪撑场,以掌握首相特权牢控多个重要部门,如內政部与教育部。

拉扯出更多矛盾

马哈迪退下、安华接位,副揆由谁出任?安华已表明,旺阿兹莎將在自己上任首相后辞职,以迴避裙带之嫌。原本安华—慕尤丁配是不激烈动摇现状、维持希盟內部权力平衡的最佳组合,奈何71岁的慕尤丁在509选后患上胰臟癌,健康状况恐怕无法应对繁重的工作。马哈迪如果处心积虑为自己创立的土团党铺路,爭取更多让土团党壮大的条件,则会与安华和公正党產生更多摩擦。

假设马哈迪再进一步思考儿子慕克里兹的政治前途,或者其他经商的孩子之利益,就会拉扯出更多的矛盾与爭议。慕克里兹从政至今表现平平,政治锋芒远不及公正党的阿兹敏、拉菲兹、努鲁依莎,甚至是巫统的凯里。若马哈迪硬要把慕克里兹扶上第二把交椅,一来其能力无法服眾,必引起阿兹敏、拉菲兹等的反弹;二来予人负面观感——从国阵到希盟,政治依然是家天下,权力就操弄在几家人的股掌之中。

诚然,首相之职非安华理所当然的囊中物。此职位之人选,必须是希盟成员党领袖的共识,也务必得到多数人民的认可。20年前马哈迪1.0以个人意志强行否决时代的呼声,20年后的马哈迪2.0,不能再重蹈覆辙,蹉跎马来西亚人的另一个20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