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覃心靖[/highlight]

巴西马国会议员聂阿都发表「天谴论」,他的心態不难理解。一个人长期沉浸在浓厚的宗教氛围下,碰上大马史上其中一场最严重的洪水浩劫时,难免將宗教经文所描述的人类罪恶及上苍之怒联想在一起。

较让人纳闷是,穆斯林一向坚信穆罕默德是最后的先知,怎么今时今日还有人要扮演先知,替上苍代言?

当所有人都在忙於救灾无法兼顾其他事情,你还一意孤行强推伊斯兰刑事法,这叫趁人之危;妄称上苍之名,以实现自己的政治议程,这叫假传圣旨。

聂阿都以为,水灾是上苍的旨意,是要吉兰丹州政府尽快落实伊刑法;但是更多的证据显示,洪水是长年累月过度开发的后果。从这点来看,就算落实了伊刑法也阻止不了大水灾重临。

发展与环境保护如何平衡,这是工业革命以来一直考验著人类智慧的难题,这种种的考验不是钻研宗教经文就能找到答案。而发展过程中,往往只让少数大財团囊括所有的利益,滥伐的后果却让全民承担,这种结构性的社会不公,也不是单靠伊刑法就能解决。

这个世界固然充满罪恶,但伊刑法也不是医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伊刑法所关心的罪恶只有偷窃、抢劫、通姦、强姦、肛交、诬告及喝酒。更大的罪恶如贪腐、滥权、官商勾结,以及造成一雨成灾的大財团,伊刑法通通管不到。

经歷劫难后,制定新法律以亡羊补牢防止灾难再次发生,那是人之常情,但也总该对症下药才能真正解决问题。聂阿都就像是一个乱开药方的庸医,以为开了一剂伊刑法,社会上甚么奇难杂症就能通通解决。

聂阿都的作风,显然也反映出伊斯兰党保守派领袖的一贯態度,他们为了实现伊刑法,几乎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只关心伊刑法是否能够落实,却不管这套法律是否適用、是否抵触联邦宪法、民眾是否接受、执行上是否有问题,甚至不惜与民联决裂。

而在立法的过程中,这批伊党领袖也不屑与其他人包括民联领袖商討,更不愿公开法案的內容让公眾审议,这反而加剧人们对伊刑法的抗拒。

聂阿都坚信,必须落实伊刑法才能缓解上苍之怒;我们却相信,胡乱將人为灾害的责任推给上苍,才是上苍愤怒的原因。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