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生20日讯)19岁少年经同学介绍接触一宗教组织,性情大变,母亲严禁再去接触听道,与儿子多次產生爭执,甚至与「堂主」理论求放过儿子,但少年却突然选择逃家,至今已失去音讯3天,急坏家人。

这名少年黄霖键(19岁)就读巴生港口拉惹鲁慕国中,去年考完大马文凭考试(SPM)后,突然向母亲告知在同学介绍下接触了宗教组织,並想趁著假期与团体去沙巴传道。

母亲黄秀美(43岁)说,儿子一开始表示接触该宗教团体时,她並不反对,但直到儿子在短短数月內表示想吃长斋,性情也开始变化,她才惊觉不对劲。

她说,儿子私下买好机票,然后骗她是去友人家乡游玩,当时还未查觉事態严重的丈夫,劝她就让儿子去游玩散心,没料想到儿子3周后返家,经她再三追问下才坦承是隨团去传道。

母子俩为此多次爭吵,夫妇俩也安排霖键与胞兄于农历新年后到新加坡工作,以便不让他有机会接触有关宗教团体,岂知就在除夕吃团圆饭时,霖键反口拒绝去新加坡,改称想去台湾求道诚心信道。

为免夜长梦多,她于年初二亲自驾车接送两名儿子去新加坡姑姑家,並要求姑姑帮忙没收儿子的护照,且不让他拥有手机,以免儿子趁机上网通过社交网络接触该宗教团体。

「在这期间儿子没有再接触该团体后,恢復以往贴心个性,还为之前与我吵架向我道歉;可是,一切就在儿子在当地为方便工作而使用手机,于4月8日开始重新联络该团体,故態復萌。

说谎支开监视

她表示,儿子在上週五与姑姑及兄长出外用餐和办事,假借需要护照为由,然后说谎支开他们后,逃离他们视线,就此下落不明。

「儿子失去音讯3天,关闭手机也没上网,完全不知所踪。」

她已在马新两地分別报警。同时,她今日通过行动党巴生港口联合支部主席吴国民召开记者会,指儿子断联期间,她曾接到一通没有显示號码的来电,对方也没有发声说话,她怀疑有可能是儿子拨打给她。

她说,丈夫在儿子逃开后,也查到儿子已从马新通关大道出关,但不清楚去向。

她哭著向儿子喊话,要他见报后联络家人,不要选择躲起来,让家人焦虑。

「堂主」鼓励信徒別结婚

黄霖键多名同学及一名家长也现身记者会,希望他能回家团聚及联络朋友,不要让大家担心。

蔡友健(17岁)表示,一部分同学之前也是通过同一名同学认识了「堂主」,刚结识的数月觉得对方很慈善,说的话也很有道理。

他说,其他同学之后全都没有隨团去沙巴传道,知道霖键有去,回来后大家也发现他性情大变,谈话全都只是传道,难以沟通,不像以往还能互相玩闹。「我们在霖键失去音讯后曾试著联络他,但完全联络不上。」

问题不在宗教

他指出,同学们陆续不再接触堂主,是因为察觉到对方「传道」的观念乖离伦常,强调不结婚才是正確,並称夫妻之间是互相欠债,所以才需要还债。「堂主还说,人的身体不能让他人『使用』,所以不结婚最好。」

家长黄章万(43岁)指出,宗教团体的「介绍人」曾带著该名堂主一行七八人到他家与其女儿认识,当场被刚返家撞见的他赶走。

他说,数年前曾在其他团体见过该名堂主,当时已觉对方怪异,但並没与对方接触。直到去年12月一天,下午回家却惊见家里突然出现多人,其中包括该名堂主。

「我当场质问女儿的那名同学,为何未经我的同意带上多人上门,同学回应是为了传道,我马上要求他们全部离去,也不可再进我家门。」

吴国民强调,任何正统宗教团体都是导人向善,所以所有问题都不在于宗教,而是传道人的行为。

他认为,任何正统宗教团体绝不会未经家长同意,擅自接触少年传道,尤其是向还在求学的少年「下手」,已经偏离正统传道的行为。

他呼吁,民眾若有黄霖键下落,可直接联络他012-3799955或班达马兰村长柯金胜012-2901741。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