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虔材

广告

砂州的州选,如箭在弦,一触即发,随时都可举行大选。砂拉越各政党都得做万全的准备,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州选。

从砂拉越首席部长丹斯里阿迪南最近频频宣布本州各项发展计划看来,显示着风雨欲来风满楼的预兆。

这些大型计划也包括了我们引颈颁望的泛婆大道。同时,小弟时常由古晋驾车到诗巫,经常发现CMS公司在各路段勤于修路。有关部门也将公布降低电费,以利大众。同时,有关当局也俯顺民意降低偏高的过路费,以减轻人民的负担。从政府上述的种种举动,我们相信砂拉越州选很快就要到来了。

但是,这次的州选举,砂州国阵成员党,尤其是党龄已超过半个世纪的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处境尴尬。最近,小弟经常在报上看到,联民党有意无意地自我表明是国阵的一份子,在即将来临的州选中,联民党也似有意在人联的传统选区内插上一脚。

过去人联党共有19席,这次州选若联民党坚持要以国阵的旗帜下硬撞人联党的传统选区竞选,人联党是否还能保得住其固有的选区席位,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最近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党魁张健仁曾经以一令吉的赌注激将人联党党魁沈桂贤在来届州选中是否还能在其传统的19个选区中派出战将?虽然这是战场上的激将法,但这次的州选人联党是否还能派出19位代表在传统的选区中应战,就得考量该党当今领导人的智慧了﹐要如何去分配与安排候选人的席位了。

广告

这次的州选对人联党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验,如果,在砂州的国阵阵营里面,人联党还稍有地位,其原有选区是不会动摇的,否则,缺少一席那就证明说人联党在国阵中的地位已显得大权旁落,日渐式微了。

在这次的紧迫关头,要看人联党的领导是否有去说服砂州国阵的成员党﹐尤其是国阵的老大土保党,争取他们的意见,继续让该党在传统的19个选区派出战将,一个都不能少。

作为人联党的领导人,要回想过去1987年明阁事件发生的时候,砂州的州议席只区区的48个席位,有28个席位反对土保党,所以,才有明阁事件的发生。

在那关键性的时刻,如果土保党没有人联党议员的大力支持下,砂拉越的政治史肯定需要改写,土保党也无法在本州政坛独领风骚逾半个世纪了!

我只是在这里暗示一下,人联党的领导人也可以展示1987年明阁事件发生后,人联党如何协助土保党脱困,重新站起来,希望本州的土保党也会怀念当年谁在协助土保党脱困而饮水思源,那才算是真正一家亲了。

过去,人联党的领导人,在国阵这个大家庭内太软弱了,什么事情一句话都不敢讲,所以,才促使人联党变成目前这种只有挨打的处境。每人只顾自己的荷包袋袋平安就满足了,是否有为华裔及伊班裔争取任何权益的大理想,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在乡区,很多地方就连最基本的水电供应都缺。所以,这一批人就放弃支持人联党了。

现在全砂的华裔选民就要看人联党现任领导人如何发挥其作用,才决定如何支持该党重新站起来。我希望人联的领导人与国阵成员党领导人好好进行谈判,以寻求达至皆大欢喜的境界,那么,国阵阵营就可以在我国的政坛长冶久安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