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忠良

广告

隋朝有一位秘书监刘子翼,外号叫刘四,此人不怕强权,无论谁做错事或讲错话,他都会当众骂人,毫不留情。奇怪的是没有人敢反驳他。每个被他骂的人都是苦笑而已。这是因为他不随便动怒,有理不饶人,以理服人,所有被他骂的人,心服口服,除了自认倒楣,还得求其原谅。

刘四的年代已过去一千多年,但是他的阴魂不散,他敢怒敢言又善于骂人的习惯,至今还有一些传人,我发现西马就有一位退任多年的高官,时常会骂人,但是他不像刘四骂人后,无反驳的声音,这位退休老人骂后却会惹人反弹,从而吹皱一湖春水,有人马声四起,也有人拍手称快,他这种骂人的功力强劲,能拔人一发而使人全身发抖,自以为仍有当年勇,其实有人笑他唠叨,因为时间不能倒流,他的时代已过去,和刘四一样已成为历史人物,骂人可能反被人骂,又何必多言呢?

骂人要懂得骂人的艺术,因为世间很多事情你不可一口咬定是谁对谁错,随便骂人可能会冤枉好人,西马有老马会骂人,在东马也有人会骂人,此人不姓刘也不姓马,所以他另外有一套骂人的方法,比方住在东马的人出门是靠坐飞机,因为地向大海,搭船不便又不能游水,飞机是唯一通往外地的工具,飞机票却被航空公司操控了,平时票价比较低,在淡季时还会大打广告,廉价招客,逢年逢节却把票价提高几百倍,游子思亲要返乡,被人当作猪头来砍杀,真所谓杀人不见血,心痛无人知,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叫嚷求航空公司一个固定的票价?如果淡季搭客少,可以减少班次,旺季则可以加班次载客,那不是对大家都好吗?

飞机票太贵无人反对,过桥过路费仅3几块钱,却引发朝野政党哗然,竞相争取废除收费,互相骂战意图邀功,口水多过尿,臭味难闻。一旦政府取消过路或过桥费时,又再引起一场哄动,各造都自认是其争取到的成果,自说自话,争取民心,希望来届大选投其一票,也可谓是用心良苦,造福大众,劳苦功高,可钦可佩。

听说诗巫行将取消过桥费,是州政府的决定,由首长点头认可,你认为是谁争取到的成果呢?有两个政党的领袖都各自擂鼓呐喊,是其争到的结果,各说各话,好像都言之有理,究竟要归功谁呢?我们无法定论,我认为最好两派分享成果。

在废除收过路费那天,应该要请首长站在桥中间,一个政党党员由左边游行进桥,另一个政党党员由右边进桥,大家一窝蜂冲到桥中央看谁抢先把首长抬起来高呼胜利,结束这场庆典,算是两派都把功劳归给首长,这样公平吧!嘘!嘘!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