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哥吉拉[/highlight]

广告

说到创作,哥并不是那种从出娘胎开始,就一直在玩着文字与艺术之间的创作游戏,起步也许没有比其他人早,但是却给了哥一个不一样的成长生活过程。

算算从中学开始投入这个文字游戏开始,也有大概二、三十年的时间,从最初的摸索,到掌握文字和应用,每一个过程都是新鲜而让人感到激动的,或许这种在艺文创作方面所迸发出来的原创感受,是让哥一直无法直拔的沉浸于文字世界里。

哥从小就自认不是考状元的料,也不会是武状元的底,加上先天的缺陷,确实让哥从小到大一直过着稍微有别常人的生活,感恩的是,尽管如此,上天还是给了哥一个不错的脑袋和强烈的好奇心,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和成长。加上,哥的老爸,在当时还没有太多电子产品面世的年代,经常课余闲暇时都把哥放在林子明文化馆,在文化馆内自行翻阅书籍,日久有功的就是,文字使用上的掌握,往往在校内的作文考试上直接反映出来。

其时,小学时的老师已在鼓励哥尝试投稿,只是当时完全不懂投稿是啥玩意,直到中学后,才在老师们一再鼓励下,终于动笔,写写自己想像空间的故事。虽然初次尝试的阶段,不免发生被大编投篮的情况,但持续的磨练,也让被大编投篮的次数逐渐减少。

其后,转向另一种非主流文体的尝试,居然意外的获得大编青睐,而这一写就写出了名堂来,突然间找到了一个可以持续奋斗的动力。也许,当年的年少轻狂,因此才会大胆的转向有别传统的路线去尝试,这何尝不也是生命活力的表现?

犹记得当时的大胆尝试不同文体的艺文创作,也传出两极的反应,也有不同的声音,这情况时至今日,虽然减缓,但依然存在。要有一个广阔的视野,和若谷的虚怀,以开明的心态看待不同形式的文创,终究还是需要克服不同世代所产生的鸿沟问题。

广告

而当年转向这种非主流文体的原创时,其中一位知名的文创前辈向哥肯定的说了一句话:你是本地第一个做这类创作尝试的。这让哥更坚定自己的路向,越是冷门的原创或许不易找到多少拥趸,然而一旦有支持的人出现,可以肯定是死忠粉丝。

非主流的艺文创作,亦存在着原创感受,单单只是“本地第一人”就让哥觉得过去多少的努力与付出,是值得的。

因为,哥不需要什么都拿来跟别人比较,而且,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人像哥一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