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孤行”是贬词﹐原指拒绝别人的请求和托付﹐坚持按照自己的主意来执法。后来﹐“一意孤行”泛指不听别人的意见或忠告﹐固执地按自己的主张办事。“一意孤行”源自《史记。酷吏列传》﹕“公卿相造请禹﹐禹终不报谢﹐务在绝知友宾客之请﹐孤立一意而已。“一意孤行”与“从善如流”是对立的﹐前者不妙﹐后者绝好﹗”

广告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董总也有好几年了﹐关于他的建树﹐说声抱歉﹐在下实在看不到。

反而是他弄走新纪元校长柯嘉逊﹑在演讲时被新纪元校友挥拳攻击﹑与教总主席王超群渐走渐远渐无声﹑退出教育部的圆桌会议﹑坚持己见不与教育部相配合争取独中统考获得政府承认﹑在505全国大选时倾向民联不保持董总超越政治的中立立场﹑为难关中不让该校学生参加独中统考……信手拈来﹐罄竹难书。

就像是古代一位好战的战士﹐碧血黄沙﹐汗马万里﹐勇猛有余﹐可是﹐输在有勇无谋﹐功败垂成。

董总特别大会这么久来﹐鲜少流会﹐只是这一次却在叶新田一意孤行下﹐以流会告终。

董总的特别会员代表大会须不少于7个会员和至少33个代表列席才符合法定人数﹐可是﹐由叶氏所号召的127特大﹐却只有29个代表。叶氏想测试自己的号召力﹐落个自讨没趣而已﹐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127特大根本无须召开﹐事缘独中统考工委会对关中的评估报告还未出炉﹐叶新田急不及待的赶在独中统考工委会评估报告出炉之前召开特大﹐确实会令人有瓜田李下之疑﹐7州董联会坚决缺席﹐情有可原。

广告

搞华教﹐应该襟怀宽阔﹐不管关中有无独中的名号﹐只要是追随华文教育初一到初三及至高一至高三的六年制独中课程跑﹐让考独中统考﹐理应值得鼓励。能不能考﹑该不该考﹑可不可考……自有一个叫“独中统考工委会”的单位来进行评估。三军可夺师﹐匹夫不可以夺志﹐明乎此﹐叶新田怎可以跨过“独中统考工委会”来个越俎代庖呢﹖他一意孤行﹐的确不恰当。

可以预见﹐在特大流会之后﹐未来半年﹐依照董总章程﹐已无可能再有特大﹐倒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的风波暂时平息。只是﹐董联会与叶邹两氏的裂缝逐日腐蚀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裂缝会否进一步扩散成一道大鸿沟倒是最令华社担忧。

“苟余心之所善﹐虽九死其犹未悔”一篇《离骤》﹐看清了屈原的风骨﹔而叶新田身为 董总主席﹐国人看不看得清他的风骨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