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文:维康[/highlight]

广告

华社经常责怪执掌政权的国阵政府鄙视华教,以致华教命运如此坎坷,数十年来凄风苦雨中挣扎求生。对于华教,华社苦苦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以及办学援助。幸运的是,越来越多州属,已经认同华校培育英才的重要性,而提供常年拨款资助。最新一个州属,是砂拉越由今年起每年拨款300万令吉资助州内14所独中。

近几年来,西马许多独中,学额爆满,甚至须经过甄选才有资格入校。一些独中的学费贵得惊人,然而学生来源不减。统考文凭也受到越来越多国外大学的承认。大马政府也陆续承认中国及台湾大学的学位。一切看似正往正面的方向前进。

然而,2014年的华教困扰,并没有减轻。原因是董总纷争内哄不断,愈烧愈烈。大马华教有两位守护神,一是董总,另一个是教总,华社的两大精神组织合成董教总。但如今两大组织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如果董总核心领导层面红耳赤,沉迷于个人、利益斗争,置千秋大业不顾,这样吵吵闹闹,对华社对华教到底有什么好处?争争吵吵了一年,还不够吗?

关中统考争议不休

2014年西马华教课题吵不停,从年头吵到年尾,主因是关丹中华中学的“身份未明”,能否报考统考。

广告

关中(关丹中华)究竟是独中,还是国民中学?又或是像其他人提议般,不如叫关丹私立中学?各有各说法,董总有其见解,关中董事部也有其说词。

关中当年的申办,正副首相都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关中是采用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教学制度,意即关中能选择考教育部的考试,或者考董总的统考,不过,批文下来时,却非预想中那样。批文虽规定可以考政府考试以外的考试,但没明文说明独中统考。

也由于这一点,董总主席叶新田拒绝承认关中是独中的身份,同时拒绝关中进行属于“独中考试”的统考。

有人分析说,关丹中华中学的批文是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取得,该法令多项条文列明,不再批准建立独立中学;若董总主席叶新田承认关中为独中,将成为千古罪人。

站在叶新田的角度来看,让关中能报考统考将成为“导致全国独中改制”的一个关口,或让全国独中在2025年完全改变。

站在关中董事部的角度来看,首相已经口头“承认”(指关中与吉隆坡中公一样采用双轨教学制度)关中是独中,所以,关中是可以报考统考。

其实吵来吵去,就因为是少了一张白纸黑字给关中一个“名份”。

过去,许多国家都纷纷承认统考文凭,统考文凭的价值也提升,曾经引来别个学校国中生假冒独中生来报考,才引发董教总以统考为独中内部考试理由,禁止他们报考统考。

关中课题,加上董总内部矛盾的越演越烈,就在大家闹得沸沸腾腾的时候…

砂拉越首长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宣布拨款300万令吉资助砂州14间独中!他以实际的行动来证明州政府认同及肯定华教对砂州及国家发展的贡献。

砂拉越华社多年的心愿,砂拉越华教斗士奋斗多年的夙愿,砂拉越朝野华基政党争取多年的目标,终于,在今年新上任的新首长新作风下实现了。

根据首长表示,基于本身权限,今年州政府先拨款300万令吉予全砂独中,并表明明年拨款数额可能增加。

首长说,砂州政府无法每年拨出1000万令吉予州内的独中,毕竟教育课题是由联邦政府所管辖,但是砂政府绝不坐视不理,州政府一定致力于帮助独中办学,只是拨款数额可能不会很大。

换句话说,砂州政府将会常年拨款给独中。砂州独中在经历了多年的风雨坎坷路,终于苦尽甘来,得到了州政府的重视与资助,这大大的减轻华社一路来背负独中办学经费的负担。当首长宣布这项喜讯时,全砂华社的心情雀跃万分,振奋不已。

针对砂州独中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一事,首长阿迪南表示将向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反映。虽然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路还有多长,但是,至少砂拉越华社看见了砂首长确实对独中的诚意。

董总特大成笑柄

其实就关中事件,各方都应该停止吵闹,再吵下去也没意思,问题始终解决不了,而应该是着重在重点去想方设法,如何让关中名正言顺的成为一所独中。

做为华教的最高机构,应该寻求正常管道去争取这间或将是全国第61间的独中。关中董事部方面也应该给予全力的配合,甚至也可以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为关中索讨“名份”。

继续吵吵闹闹,也是无济于事,再怎样吵,问题还是存在,难道吵闹过后,所有问题就自动解决了?难道叶新田下台了,关中就变独中?

这一厢关中的争议全年未休,另一厢董总自己也沸沸扬扬。这个贵为华教团体首领的组织,内部多事之秋屡见不鲜,早期发生前执行长莫泰熙离职风波,导致大批行人员集体辞职;新纪元前院长柯嘉逊续聘纷争,也导致新院管理层人员出走。

这一回,7州董联会联署要求董总主席叶新田召开特大,以撤除署理主席邹寿汉。7州董联会也要求解散董总中央委员会重选。但这些要求最终被叶新田“四两拨千斤”以不符合程序所拒。理由包括未列出具体的佐证事实报告、没提出具体议案、签名人身份不明、缺乏合法性。

没想到拒开特大后没几天,叶新田突然召开“关中生统考” 特大,但其用心备受置疑,最终因7州董联会抵制而流产。

相煎何太急,至此,董总已四分五裂,针锋相对,乌烟瘴气。华教斗争的路线,突然聚焦在个人恩恩怨怨。也难怪风波越闹越大,越多人对董总领导人反感。

吵吵闹闹无济于事

董总闹剧只会让有心人在笑话。在大马越来越多极端份子发表极端的言论,一些言论已经严重威胁到华社,比如有人建议要关闭华校等。

在这个时候,身为华教机构及华团领袖,应该枪口对外,要骂要吵,目标应该是这一撮人,而不是自己内部在争吵,吵到最后有人输了有人赢了,那华社,华校,华教,能得到甚么呢?董总应该返回正轨,大家抛开恩怨与成见,以华教利益大局为重。

话说回来,砂州独中获得州政府的拨款,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由于首长刚新上任,离下届州选举也不远了,这份大礼或许会被人评为是政治口味的糖果。今年给了,明年再给,那么后年呢?

在这方面,大家应争取立法将它变成自动化的常年拨款,也就是不管过了几年,也不管阿迪南还在不在位,这项拨款还是一样每年自动拨出去给独中。在数额方面,如能设下一个底线,如每年最少拨出700万予14间独中,那么每间独中就可以平均的分到50万,然而在这底线可伸缩性的做出可多不可少的调整。

当然,华社最大的期望,是争取独中统考文凭正式受到政府承认,这艰钜任务,需要华社、华总、华教、朝野政党等各方的努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