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文:礼生[/highlight]

广告

2014年的世界似乎总是处于动荡与惊吓,战火在地图上某个角落熊熊燃烧,人命纷纷殒落,草草埋葬;马航MH370与马航MH17的空难,点燃了罹难者心中悲伤之火,也令人兴起人有旦夕祸福的感慨;欢歌乐舞的聚落,绿野如茵的美景,在一场地震后,人间刹时变成炼狱;一些国家经历了政治变局后,原本置身于庙堂之上的领袖黯然下野;汹涌澎湃的学运激起革命之火,冲撞着充满矛盾的政权;种族冲突引发大规模街头示威,像燎原的星星之火,灼穿了和平的国旗;众多国家的股市指数一夕之间泻落千里,钱币贬值,国库像遭遇一场火灾烧毁了大量现钞。

经过纷扰的一年,2015年,世界能否逃离宿命的诅咒而迈向和平与宁静?世人在新的一年到底期待着什么?

坐拥巨额财富似乎是大多数人的梦想,尤其是默默无闻的“屌丝们”期望著名车豪宅,美人盛宴,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因此,中国首富马云一跃而成风云人物,成为亿万人心目中的商业偶像,点石成金的经营模式疯靡了全球。在功利至上的社会,马云改写了过去人们对英雄崇拜对象的纪录。

马云凭着阿里巴巴集团在纽约上市后个人财富猛增至195亿美元;阿里巴巴在2014年“光棍节”的单日交易创下93亿美元的新猷。带着这个巨大的光环,马云成为全球所有镁光灯聚焦的人物。但是,马云坦诚自己并不快乐:“有钱是好的,但不是成为中国最有钱的人,因为街上的人会用另一种眼光看你。我只想他们把我当成一个企业家,我只想做自己。”

无疑现代人视金钱为一切,包括获得名誉和地位,但金钱只是资本主义社会求取更好生活的工具和奢华的代名词。成为巨富不可能载入重吨的世界历史巨册,也不可能成为世人心目中形而上的巨大灵魂。

当处于水深火热的弱势群体、渺小的个人,在强权压制的牢笼中,以舍我其谁的精神,为大多数人抗争,追求永恒的真理、正义、和平,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的道德勇气无疑更令人肃然起敬,也令人怀念。

广告

历史上,这种螳臂挡车的小人物从来不缺席,也永远不会过时,像甘地、像曼德拉等,之所以在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刻痕,不在于他们拥有多少金钱和地位,而是他们高尚的品格,为当时的世界和后世示范了如何为人类的福祉一肩承担责任而不退缩。

这是世上最清彻、最洪亮、最具震撼力的声音,足以穿墙凿壁,激励人心,鼓舞士气,瓦解最坚固的思想牢狱。只要所有人怀着追求、期待公正的世界,这种正气就永远存在,永不褪色。

(1)期待道德力量

2014年10月10日,年仅17岁的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登上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殿堂,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得奖者。

当许多和她同龄的女孩做着青春美丽的梦境时,17岁的花季少女马拉拉却怀抱着成为政治家的远大理想,在一个歧视女性、压抑女性的政治体制中,为了争取教育权、为了人权,她无惧献出生命来捍卫这样一种生而平等的权利。

她相信因为一名儿童、一名教师、一本书、一支笔能够改变世界。

2012年10月9日,塔利班的刽子手开了三枪轰击这个步出校门准备乘坐校巴回家的女孩,其中一颗子弹穿过头部、颈部最终留在肩膀里。枪手痛下杀手的原因是马拉拉为争取女童教育权展开斗争。

马拉拉不断奔走与呐喊激励着众多女孩重返校园,不畏暴政而争取自由平等的勇气,使她成为女童教育权的代言人。

诺贝尔和平奖对马拉拉的肯定,正是对全球教育平等的重视。马拉拉效应对于世界各地、特别是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所造成的影响非常巨大,因为它更具象征意义。

遭到塔利班枪击之后,马拉拉仍然勇敢面对。她曾说,如果一代人没有拿过笔,就会接受恐怖分子递过的枪,而铅笔比枪支更有力量。

她的荣誉与影响力也成为挑战塔利班的利器,回击着那个腐败而极端的政权。

其实早在2011年,马拉拉便成为首位巴基斯坦国家和平奖得主。2012年11月10日,联合国决定将每年的11月10日定为“马拉拉日”,以表彰这位女学生不畏塔利班威胁、积极为巴基斯坦女童争取受教育权利所做出的贡献。

马拉拉的勇气感动了全球,震撼了所有心灵。这种道德力量,正是怀着正义的人们所期待的正面能量。如果世上更多人具有这种勇于抗争的道德力量,所有不公、不义、违反人权的极端政权将随时瓦解。

(2)期待和平降临

让太阳升起,让清晨充满光明。
最圣洁的祈祷也无法使他们复生。
生命之火被熄灭的人,
血肉之躯被埋入黄土的人,
悲痛的泪水无法将他唤醒。

这是以色列著名的反战曲:《和平之歌》。以色列人传唱百年,今天仍然宿命地在战火中痛苦地一遍遍唱着,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唱到什么时候,也许直到和平的一天。

犹太人认定以色列是他们的土地,旧约圣经上写着神赐给他们的家园,他们第一次被放逐了70年,第二次2000年,现在他们回来了,死也不走了,但是,这里住着生活了数百年的巴勒斯坦人。怎么办?于是解决办法便交给了战争。

这是边境纠纷、宗教矛盾、民族仇恨之战。数个世纪以来,死伤者难以计数。

2014年国际局势动荡不安,在马航MH17被导弹击落之前,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空袭,继而又派遣地面部队,进入加沙清剿哈马斯武装分子。事实上,以色列在2005年撤走加沙殖民区后,和平并没有到来。以巴冲突依旧。以军大举进攻巴勒斯坦,显然是出于对国内安全的焦虑,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非打一场大仗不可。

但是战争中的平民呢?他们有何感想?

37岁的以色列人洛腾和妻子及年幼的孩子们一起住在距离加沙走廊50公里处的“贝尔谢巴”,他的孩子分别是6岁、4岁和2岁,最小的孩子才刚满6个月。洛腾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说:“每次我儿子听到警报声响,他就会吓到尿出来;每次当我要离开家门时,我儿子就会问我会不会活着回来。”

这是非常沉痛的声音,发自一个战区的小市民、一个无奈而惶然的父亲的心中。

一百多年来,以色列人与手榴弹、炮火和地雷为伍,生活中永远无法免于恐惧,他们身心伤痕累累。他们每天几乎在埋葬死者,这些无辜的死者是亲人或朋友。一个儿子在战场上阵亡的母亲用震撼的眼泪向世界哭诉,但是血腥的战争永远没有截止日期。他们祈求宁静的生活,在庭院中种下一棵树,在破陋而温馨的厨房中和最亲近的人吃一顿没有硝烟味的晚餐,却是那么奢侈而遥远。

以巴人民用暗哑而悲痛的喉音频频向世界呼唤和平,世界却给了他们带着黑色火光的导弹。

(3)期待英雄再现

在一个功利主义盛行的现代社会,物质文明过度膨胀,人的价值观产生极大变异,追求的已经不再局限于精神上的满足,更多的是财富、名誉与地位等足以彰显奢靡豪气的生活模式。但是,崇尚物质化的结果,正是社会物欲横流之源,也是乱源。当一个人无法以物质魇足永远填不满的精神胃囊时,空虚感便随之升起,加上人与人的竞争,城市空间不足的挤迫,种种限制造成生活的千斤压力,便产生了非分之想。

这是许多高度发达城市贪污腐败、偷抢拐骗、嗜毒滥赌等罪案丛生的原因之一。不公、不义的事件遂充斥着报纸社会版的头条。如果政府颟顸无能,公权力不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一般平民百姓,有志不能展,有屈不能伸,己力却又不足以惩凶,受害而无法获得公正审判之际,便自然祈求旷世“超人”来打救,一洗颓靡风气,还社会一片干净之地。

作为世界最大软性文化的电影,数十年来拥趸无数,成就了多少影视王国,而且历久不衰,不可不说是异数。无论哪一个时代,电影中的“英雄”从来不会过时,他们以救世主的姿态,以伸张正义为己任,为小市民声讨公道。尤其好莱坞的梦工厂乐此不疲地塑造各式各样的电影英雄,他们或飞天下地,或隐匿社会某个角落,或身怀绝技,或练就特异功能,监督着社会,当不平之事发生时,便突然现身拯救弱者,铲奸除恶,大快人心。

电影中的虚拟情境,助人们适时逃离现实,摆脱重重压力,可说是一剂精神良药,医治世人愤世嫉俗之心。电影英雄之大受欢迎,无论先进国、发展中国家,还是落后的穷乡僻壤,影迷几乎遍及全世界,显然消费市场正缺乏这个稀有的英雄元素。

英雄电影的勃兴,不仅仅具有消闲娱乐的意义,实则它侧面反映了现实社会亟待填补的“缺憾”,也折射了现代人心中犹未落实的期盼。

好莱坞将流行漫画搬上电影,重塑《超人》、《蜘蛛侠》、《蝙蝠侠》和《绿巨人》等脍炙人口且身具异能的诸多英雄,加上社会各种身手不凡的现代罗宾汉或特警英雄等等,这些伟岸的硬汉形象,并不因时间流逝而消失,反而越来越鲜明,寖寖然成为千万人仰赖以逃离残酷现实的心灵寄托。

数十年来,梦工厂一再重拍所谓的经典英雄片,影迷仍不弃不离。2015年,好莱坞拍摄的续集电影便有《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蚁人》、《神鬼奇航5》、《魔鬼终结者5》和《神奇四侠》等等,这些乱世中的英雄将再现大银幕,为生活抑郁不得志的小市民带入一个异次元的空间,而且在精神上以角色扮演的形式,令他们得以化身各类英雄,在追风逐日的虚拟环境中,暂时忘却这个公义模糊的世界,遁入完美的神境。

处身于城市中无权无势的弱小平民,永远疯迷并期待着心目中的盖世英雄再现,打造一个公平的世界,因为毕竟现实社会距离完美太遥远。

(4)期待民主自由

手无寸铁的市民,在什么力量驱动之下,敢于对抗掌握国家机器的政府?

2014年香港和台湾先后爆发两场政治运动,撼动了华人世界,也引起了全球关注局势的发展。台湾学运发生于前,香港紧随其后,但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争取民主与维护权益。

香港占领中环是一场为争取真普选的政治运动,以公平实践“选举权”、“被选举权”和“提名权”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普选。

2014年9月26日晚上,学界罢课集会演变成重夺“公民广场”行动,为接下来的一连串公民抗命揭开序幕。占中行动引发了警察与学生的对峙,以致后来防暴警察展开驱散行动,发射大量催泪弹及威胁开枪。但是,这并没有使学生退缩,反而导致示威活动蔓延至旺角及铜锣湾等人流密集地区,随后一度扩散至尖沙咀。

学生以不畏死的精神,争取的只是一张选票,可以真正选举出捍卫香港民主自由价值和维护香港市民权益的行政长官,他们选择的是每一个香港人自己的未来。

海峡另一边的台湾三一八学运则源于民众反对国民党立法委员张庆忠以30秒时间宣布完成《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委员会审查。“服贸协议”显然违反台湾人的利益而遭致民间激烈反对。

2014年3月18日台湾大学生和公民共同发起占领立法院,引发了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事件。当局遂调动大批警察强行驱离学生,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以致有人受伤。

这是台湾历史上,国会议场首次遭到占领的事件。

执政的马英九政府显然违背了台湾社会基本民主共识,才会形成学运。而学生不顾己身安危,冒着典当前途的极大风险,不惜违背宪法与法治,为捍卫台湾人自由民主的体制,采取激烈的抗争方式闯进立法院。

香港与台湾掀起这两场学运,彻底打破年轻“草莓族”予人软弱无能的印象,当执政当局违反民主原则,学生也有勇气冲撞体制,以牺牲自己的自由换取大多数人的利益。当政客匍匐在威权的铜像之下而漠视多数人的权益时,学生却选择走出课室,屹立在广场上,振臂发出激昂的呼声。这种勇谋双全的特质,是当今社会至为缺乏的精神意志的体现,深令世人期待。

小结  人权仍原地踏步

世人心目中的乌托邦是不是一棵永不开花的种子,无论以多大的热情和努力来浇灌或施肥都是徒然?

当许多人原本寄希望于政治,却遭遇执政者虚矫地操弄戏耍,遂发现政治竟是赤裸裸的权力斗争,而不是使民生更美好、人们拥有更大自由、更安全生活环境的治理过程,令人不得不怀疑政治的功能是否能够解决一切问题,这时道德的乌托邦也将开始动摇。

人们寄托于乌托邦的原本是一种深执的理念,是一个珍贵的理想,是一桩愿望的投射。

但是,事实情况又如何?

令人惊异的是,文明社会的发展却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反而背道而驰,现实与理想总是两条平行道,这就是人类不断冲突、世界仍处于动荡不安的原因。今天世界战火频仍,街头示威兴起,激烈革命爆发,是因为掌权者剥夺自由、摧折民主、扼杀正义之事仍在上演,以致人们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不得不揭竿而起,

采用非常手段取回应有的权利,追求进入正轨的生活。

2015年,世人所殷切期待的,是民主、自由、平等和博爱等等这些永远不会褪色的普世价值。反讽的是,这些普世价值正是人类追求数百年、甚至千年而今仍然付诸阙如。

当21世纪来临,神话解体、帝国黄昏、历史早已终结,然而,以巴和乌东的战火却烧上了西亚和欧洲的天空,马航M17客机竟在射程之内而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人命如草菅;某些威权国家,怀着满腔热情的正义之士正为国人集体的民主自由权利而身陷囹圄,身心饱受摧残;宗教和种族冲突演变成屠杀正在某些国家活生生地重现。人类似乎回到嗜血的原始年代,服膺的是丛林法则,凡事以暴力手段解决,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显然人类的历史并不是朝线性发展,而是迂回曲折,循环后退复前进。

文明人今天仍然在最基本的人权这原地上踏步,显示人类文明其实走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