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可谓颇得非穆斯林群体人心,事缘其公开驳斥马来西亚穆斯林连线(ISMA)——特別是其活跃分子阿布阿敏(Abu Ameen)——「警惕」穆斯林不该祝贺基督教徒「圣诞快乐」及参与庆祝圣诞节的言论。

广告

坦白说,反对庆贺圣诞节者不仅穆斯林连线,也包括少数偏原教旨主义的基督教少数派(或所谓「异端」),反对「文化殖民」的文化民族主义分子。这些人有的低调,有的高调,但不一定会被政治人物或媒体所关注。

若阅读阿布阿敏和穆斯林连线宗教司理事会的官方观点,可见其毕竟有一定的「神学逻辑」作为依据,绝非「语无伦次」,只不过其逻辑多少还是建立在对基督教的不完全理解,乃至专断和偏见之上。这诚如一些对印度教、佛教和道教未能深入瞭解者,动輒批判其「多神主义」那样。坊间若也有些宗教人士禁止或抗拒参与,乃至祝贺人们欢庆印度教、佛教、道教或华人民间信仰之神诞等节日,往往也出于同样的偏狭心理和知见。

质言之,宗教即便于神学和习俗上大有不同,也並非不能「异中求同」,即大可尽量著重「同」的层面而权宜、灵活、变通地处理「异」的层面。就算某教的节庆充斥本教普遍上视为「迷信」的成分,但也不是不能暂且搁下歧异(除非乃截然违法和违人道者)而恰如其分地以「不失原则」的同理態度「配合」一下。

事实上,穆斯林连线的例子正说明了世俗性对社会的必要。因宗教主义总是企图把公共空间和制度「制式化」,尤其从其自以为「正当」的本教之单方面的「权威」观点来管控个体的思想和行为。即便这些观点也不是完全没根据、没道理,但往往忽视了还有比个別意识形態,尤其僵化的教条更正当的普世伦理,如「宽容」、「友爱」、「和平」、「尊重」、「自由」等,以至于沦为破坏社会和谐的推手也不知。

遗憾的是:深陷宗教主义的狂热分子总是欠缺「个体」,乃至「公共」的概念,其眼界往往只有样板化的「教民」或「教会」。如此几个世纪前的思维形態,要让其明白世俗主义的价值,恐怕也绝非易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