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杪大水灾浩劫,超过23万灾民受影响,东海岸三州情况危急,最严重的州属的是每年这个时候都因雨季与季候风陷入泽国的吉兰丹。

这边厢,水灾让各族人民聚成一块,为共同的賑灾目標出发,减轻灾民负担,展现团结互助精神。这种「同在感觉」是凝聚爱国情操的重要媒介,远比戏院播国歌,国庆掛国旗等表象事情更有意义。

另边厢,政治领袖也全情投入賑灾,但有者顺便「抽水」,在水灾课题上做文章,趁机抨击政敌敌手。

民联要求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態,方便救援和动员;国阵认为,紧急状態將导致灾民索取保险赔偿时,面对困难。

当政治人物还在忙著为紧急状態的口水战时,重灾区灾民早已自行进入「紧急状態」!现场满目疮痍,彷彿经歷大海啸,烂泥满佈,房子不是房子,家具泡水,灾民从废墟中寻找还能使用的財务…

伊党巴西马国会议员聂阿都(聂阿兹之子)形容,水灾让伊党丹州政府更应坚定执行伊斯兰刑事法,提醒穆斯林必须重回阿拉怀抱。他何时晋级成了阿拉代言人?!

灾难发生后,竟然將至牵连至阿拉与宗教,背后是满脑子的政治算盘,也反映出他对其他非政治和宗教课题,特別是天文气象,发展与环保的无知。

2013年505大选后,聂阿兹因年纪和健康原因,將大臣棒子交给阿末耶谷后,经常进出医院,期待他亲临灾区巡视,无疑是苛刻要求。

他能够协助灾民的不是物资,而是提供精神领导和心灵抚慰,虔诚祈祷,祈求大雨快停,洪水快退,让灾民儘早渡过难关。

安华和旺阿兹莎没有第一时间抵达灾区,甚至比在美国度假(尔后销假)的首相纳吉还要迟返马,遭来网民讥讽。安华被迫道歉赔不是,指出买不到机票所以迟回来。

与此同时,马来报章《阳光日报》董事经歷胡沙慕丁也插上一脚。他提出伊党与巫统共组吉兰丹联合政府重建丹州建议,但遭伊党中央反对,巫统也没积极回应,两头不到岸。

《阳光日报》封面报导该建议和解释其用意,丹州政府却听不进。来自丹州的胡沙慕丁碰一鼻子灰,挨了闷棍。此时提出联合政府建议,难免令人生疑,背后是否有其他盘算。

伊党中央领袖反而要求联邦政府归还原属於丹州的石油税,由州政府调配资源賑灾。当然,这项建议没获得国阵正面回应。

虽然两党对石油税观点南辕北辙,关係看似不受水灾处理方式不同和互相指责(非法伐木)影响。

纳吉和丹州巫统主席慕斯达法,与丹州伊党领导层(特別是大臣阿末耶谷)都不是街头战士「斗爭型」领袖,他们的处理方式以协商为主,而非攻击性重挫对方。

惟,必须提的是,伊党与巫统的关係因为推动伊刑法的「共同目標」走得很近。两党互相需要对方,关係似乎不受联合政府建议影响。

其实,面对年度可预测的季候风引发的水灾,丹州政府应儘早为水灾做准备,提高灾区人民防范意识,將伤害降至最低。

至於联邦政府,则需拋弃政治立场,以恢復灾区人民正常生活为主,调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全面救灾。此刻若能把石油税还给丹州政府,绝对显示国阵的大气和大量。

大水灾为朝野带来学习的经验,改善自己的不足,不是一味將矛头指向別人,忘了自己也应承担的责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