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赖贞仪

广告

无视眾目睽睽,他攀上约20层楼高的清真寺广播塔,最终抵不过地心引力,双手鬆开,在一片尖叫声中从高空狠狠坠地。他命大不死,被送入院急救。民眾用手机拍下坠楼过程,幕幕惊心胆跳。

另一个国度,他自认高不成低不就,不满社会时政,思想日渐偏激,想自杀寻求解脱却有不敢下手,于是向2014年台北地铁隨机杀人事件凶嫌郑捷「看 齐」,藉由杀人被判死刑。他潜入校园,相中年仅8岁的刘小妹,將她推倒后用刀在脖子上划两刀致死。犯案后,他以一脸「等你来捉」的表情迎接警方。

关于心理疾病的案件时有所闻,宗宗震惊社会,人人在问到底怎么了?其一因素,社会日新月异竞爭大压力大,情绪病患不计其数。

但是,由于怕被投来异样的眼光,有些人发现自己有所不妥,但却不敢求助,选择默默承担情绪低落、无望无助感,惶恐度日。负面情绪渐砌成不定时炸弹,一旦爆开,一发不可收拾。

见识忧鬱症如何摧残一个人后,再也不低估它的威力。亲人退休后,过著打工族羡慕的悠哉日子。但他已习惯数十年来上下班的规律生活,悠哉日子于他是空 虚无味。不久后,亲人出现幻听,说有人不断骂他、思想变偏激、眼神空洞、听不见他人呼唤等。某日,趁妻子不注意,找到一把被藏好的小刀,往脖子划了两划。 幸亏力度小,治疗后伤口无大碍,但得住进精神科病房观察。

到医院探望亲人的时候,他情绪已稳定,並主动谈起那天发生的事。

广告

他说,当时脑袋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做著什么,当刀划过,没一丝丝痛感。我无知地劝说,要放鬆自己,別想那么多。亲人无奈地说,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 思绪,更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听了回应顿时明白,这些所谓正面鼓励的话,「加油」、「別让身边人伤心」、「自杀解决不了问题」,却都是徒增烦恼的 「责任」。他们清楚该怎么做,但因为病了而办不到。

不像生理病痛明显的不適与痛感,心理疾病捉摸不到,別人更看不到。因此,若发现自己持续情绪低落、对事物失去兴趣、失眠等症状,应极速就医。身边人 的鼓励固然重要,但社会的责任也不可忽视──改变所有类型心理疾病等于神经病的误解,勿投向异样眼光,他们才会勇于站出来求医。

心理疾病非绝症,及时求医,人生还有希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