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石凡[/highlight]

广告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是三国曹操幼子曹植广为流传的《七步诗》。

相传魏文帝曹丕(曹操的长子)因妒忌弟弟曹植的才华,想办法要除掉他,便限他在走完七步前要完成一首诗,否则就要杀掉他!“才高八斗”的曹植,随口就念出了这首传诵千古的《七步诗》:“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见于《世说新语‧文学》篇)这指的自然是兄弟间的自相残害!

明朝冯惟讷的《古诗纪》选录此诗时,也附录了开头那首四句的,不知从何而来?由于比较简单易记的缘故吧,后世流传的好像多是这首只有四句的了。

1925年,北平发生轰动一时的“女师大事件”学潮时,鲁迅也模仿《七步诗》的风格,写了一首讽刺当时教育界的诗:

广告

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

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

所以同样的一桩事,到底是谁“煎”谁“泣”,还得看你是站在哪个角度来看问题了。

不久前,猫城有个姓氏公会,不知因何“深仇大恨”,就在讲“团结”的会所里,贵为副主席的竟向正主席动粗,一拳便把对方打翻在地!事后事主还洋洋得意地在“面书”上,描绘他是如何勇敢地,一拳便把主席打倒在地!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紧急召开的会员特别大会上,就以77票对4票、如此悬殊的绝大多数票,把这个“火大”的害群之马踢出公会去!

事情到此也该告一段落了,谁知动手打人者心犹不甘,竟找上报馆为其鸣冤,大声质问:“相煎何太急”?还说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理直气壮”的歪理!最后还酸溜溜地抛下一句:“一个区域姓氏公会副主席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职位,我也选择了放手”!

这不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了吗?既为“团结乡亲”而来(还要以“小团结”促成“大团结”呢),为何又以暴力来解决问题?看来你的拳头比奥巴马还大三分?打遍天下无敌手?要不,你奉行的正是人们在热炒的“中庸之道”?不是儒家的,而是改良过的“不累版”吧?!

没错,即使你被开除公会会籍,却没人能改掉你的大姓!如今的人不是时兴“改名”吗?或许改个更响亮的名字,对你也有意想不到的好处!“火大哥”正该向“火大姐”多多学习呀?我这也只是“野人献曝”,你不会又发挥“武松打虎”的大无畏精神,一拳又打得我眼冒金星、鼻孔流血吧?(多谢手下留情!)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建议是多余的;在把“屁股露出来给人看”之后,还要把“玉照”再在报上炫示一下,你说我有必要“改名”吗?如此的建议,真是可笑之极!

归根结底,大的“极端”容易被发现;日常生活中,小的“极端”还多的是呢!防微杜渐,除了反“大”的,人们也得时刻提防那些“小”的,从根本上清除那些“惟我独尊”,毫无容人之心的极端思想!

本人也是高举双手,最大声地在“挺中庸”的;或许更彻底些,要挺就“一挺到底”,把那些大大小小的“极端”都扫进垃圾桶里!如果像何公那样“不软不硬”地(脸上还笑眯眯),真的“刚刚好”吗?

可怜你又被牛老先生所“误导”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