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財长阿末玛士兰发出要求商家应隨油价而调低商品售价的呼吁后,多个亲政府组织如大马伊斯兰消费人协会也开始施压,要求贸消部及竞爭委员会,迅速对付不愿调低商品价格的商家。贸消部是否能降低物价以减轻消费者的负担,成效多大令人怀疑。

阿末玛士兰的弦外之音,显然要让人相信,对於物价上涨,政府与民眾一样都是受害者。这些经济问题是奸商造成,不是政府的错。不是因为政府废除汽油津贴、也不是政府要落实消费税、更不是贪腐或经济管理失当造成的社会上贫富悬殊 。

许多人认同副財长的论调,相信是因为不良奸商为了牟取暴利,商品才没有隨油价下跌,所以政府必须出手保障消费者利益。

如果我们相信自由市场经济,瞭解物价的制定並非只是靠简单的成本加减运算,而是根据市场供求关係自动调节,必然担心让政府拥有过多的权力管制物价,其实是在干扰市场正常的运作。

其实,政府早已经將影响力伸入经济领域,许多必须品的生產早就由官联公司及財团所控制,如果政府真的相信,商家需要为物价上涨负上责任,这些官联公司应该率先调低价格才对。

比如说,生產成本与燃油息息相关的国能,应该首先降低电费。其他必须品如白米、白糖、麵粉是市面上许多商品的原材料,其生產商更应该调低价格。

如果这些官联公司及財团率先降低必须品价格,政府必然有更充分理由要求其他商家降低物价。

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贸消部在执法时的往往只將矛头对准小型商家,却没有向垄断市场的官联公司及大型財团施压,让人觉得,政府並没有解决物价上涨的诚意。

这个反映我国经济让人担心的现象,政府在经济领域同时扮演裁判及球员的角色,同时是执法者,又是参与者与其他业者竞爭。

许多小型商家往往是在这种不公平的环境下,与官联公司及各种大型財团竞爭,在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趋势下,他们的生存空间不断在萎缩中。许多小型商家正步上就像传统杂货店样同样的命运,在霸级超市的崛起后逐渐没落。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