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萧悦寧

广告

韩人嗜酒,世人皆知。我的体质不宜喝酒,中医乾娘屡屡告诫要忌酒戒辣,以免自討苦吃,但要在这个社会里「自保」,难免也得喝上一两杯。於是我採取折 衷之策,倒酒、敬酒来者不拒,你要「乾杯」我也奉陪,只是不会真的「干」掉就是了。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我不好杯中物,不会强行灌酒。

能获得「格外开恩」,或许还得归功於「外国人」这道护身符。若是一个韩国人在这种场合连小啜数口也不愿意,那后果可能就完全不同了。两周前为老师祝寿,席间年纪最小的韩国学弟就因滴酒不沾而一整晚都在那里低头听人训话。

这个学弟是今年初刚从上海復旦大学毕业的新科博士,专攻上古音,深得师长器重。他是那种专心治学而不善察顏悦色之人,因而有时难免予人「不够合群」之印象,但熟悉他的人都不会对此有何怨言。

不过,最年长的老师没说话,那些虚长几岁的学长(四十出头的几个教授)倒不肯善罢甘休。那天我就坐在这个学弟旁边,听著那些自称「学长」之人一个个 过来训话:先是对他只喝白开水表示不满,接著又斥责他反应迟钝、不懂得主动倒酒。「告诉你,学问好是没用的!要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你得会做人!」

在台湾博士毕业的某学长也给我倒酒,还一直用中文跟我说要「入乡隨俗」,非要我把酒乾了。我隨便喝个一两口,接著笑说不能多喝,想看看他还能有什么反应。我无求於人,自然无惧於其淫威。对方自討没趣,后来便自己到台上唱歌跳舞去了。

我的韩国老师们都是很有风度的君子。他们不仅在学术上贡献卓著,对待晚辈后学亦如慈父般亲和,绝不强人所难。那些夹在中间的所谓学长不学学老师们的德行,却狐假虎威,只会在这种地方折磨晚辈。见此劣行,我唯有一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做一个如此面目可憎的「前辈」!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