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11日讯)位于甘榜三马连丹纳美拉,建在砂州土地上的24间房屋,于本月4日被拆除事件,完全与屋主的政治观没有任何的关系。

广告

砂土地测量局一名官员驳斥网路新闻报导指,有关房屋被拆除,主要是因为屋主是公正党的支持者所造成。

他说,该局这么做,只是一项预防措施。同时,他解释,这些房子是由那些非法占用这州土地的人所兴建,可是当中未有人居住。

防非法者聚居壮大

他补充,如果这些房子没有被拆除,就会有更多非法占地者迁入,到时一旦成立了一个群体,当局就更困难吩咐他们迁走。

甘榜三马连丹纳美拉是位于靠近甘榜三马连本达拉,后者是一个非法木屋居民徙置区。

哈志:获政府发地契

广告

一名来自甘榜三马连本达拉的村民哈志比迪(63岁)指出,土地测量局拆除这些房子并没有错,因为它是建在州土地上。

“如果说这些屋主是反对党支持者,政府才会拆除,这是不对的说法。”

原本来自阿沙再也的他指出,他是于1997年,迁入甘榜三马连本达拉,成为非法木屋居民。而由于疲于被驱赶的生活,他之后也在新三马连镇购买一间廉价屋。

巴卡:迁离爆石地区

不过,政府在2012年,在经过土地测量之后,分发地契予该地区的居民。

“如今,我是住在新三马连镇,而把这房子留给拥有三名儿女的二女儿。”

于本月4日的拆除行动中,唯一在丹纳美拉留下的房子是由哈丽雅巴卡(70岁)以及她丈夫及幼儿所居住的房子。

他们原本来自甘榜布劳沙拉,不过由于附近有采矿运作,使到他们觉得已不适合居住在那,而迁往这地区。

“我们不想冒生命的危险,因为采矿场进行爆石工作时,就会有大石如雨般向我们居住地区飞来。”

目前他们居住的地方,离甘榜三马连本达拉的垃圾场,只有大约50尺,而且一旦下豪雨,就会严重淹水。

尽管必须与垃圾场毗邻,可是哈丽雅与家人还是认为是安全的,至少不必要对飞来炸石的危险。

不过,随着推土机、执法官员及警员于上周出现在他们屋前,他们的恶梦又开始了。

“当时只有我一人在家。他们要拆除我的房子,而且周围还会看到拿着枪的男子。”

“他们拆掉毗邻所有刚建好房子的柱子。而如今,我们也不知道应怎么办。”

她说,他们没能心力购买房子,因为其丈夫是渔夫,收入不多,而儿子是割草工人,还有她每月有获得福利局的300令吉津贴。

“如果知道会有今天的情况,我宁愿选择一些有鳄鱼出没的河岸地区,活活被鳄鱼吃掉更好。”

“如果他们强迫我们迁走,希望政府能同情我们及给我们一片土地。我们不介意重新建造自己的房子。”

她说,其与家人仍处在害怕之中,担心执法官员随时会上门拆除他们的房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