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名参与睡街筹款活动的女企业家看著手中的iPhone打发时间。(图取自法新社)

(约翰內斯堡22日讯)在南非约翰內斯堡最寒冷的一晚,近250名政商名流在银行区齐齐睡街,仅以单薄睡袋保暖,体验露宿者生活之余亦为孤儿院筹款。不过,这些名流的举动却引来作秀之嫌,因为他们身穿名牌保暖衣物、穿金戴银,又不断查看手上的劳力士錶、玩iPhone。

据香港《太阳报》週一报导,参加「首席执行员露宿街头」(CEO SleepOut)活动的一眾达官贵人,包括巴克莱银行非洲分部首席执行员恩文尼、约翰內斯堡市长塔乌、大型保险公司创办人与大学副校长等。

南非6月踏入寒冬,他们上周四在股票交易所附近,由傍晚6时起露宿一宵。每名参加者需支付大约3万390令吉,获得的物资包括一个单薄的睡袋、用作遮盖身体的纸箱以及一碗热汤。

先在五星级酒店吃饱

在公益活动开始之前,参加者先在一间五星级酒店聚会,获赠白酒及咖啡,招呼周到。据报导,日產汽车借出一队越野车,將富豪由酒店送到街头会场。会场 戒备森严,有不少火炉让他们取暖,而一眾富贵参加者穿上滑雪外套及名牌冷帽保暖,会计大行KPMG首席执行员克戈萨纳用金属保温毡包裹自己,他解释:「我 在这里几乎是最老,妻子怕我晚上会冻死。」

即使露宿,他们亦不忘穿金戴银,有人玩iPhone打发时间,亦有人不断看著所戴的劳力士錶,似乎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此外,还有有富人「走私」威士忌入会场与眾人举杯同饮,又分享自家製三文治,有人带来迷你高尔夫球练习套装,现场更有一个大屏幕播放家人的打气字句,现场气氛恍如派对般热闹。

眾富豪如此舒適地露宿街头令民眾不满,纵然活动筹集了约723万5819令吉善款,却被不少人士批评为噱头。外界批评活动纯粹是做骚,不能真正帮助穷人,解决贫富悬殊、房屋及失业问题,网民嘲讽富豪们在上演「贫穷色情片」、譁眾取宠。

报导指,「首席执行员露宿街头」的构思於7年前首先在澳洲出现,希望令大眾关注社会上贫苦及无家可归的一群。

每次的活动均为非营利组织「女孩与男孩的小镇」(Girls and Boys Town)筹得大笔善款,而组织每年则为约二万名南非孤儿提供住宿、营养食品、教育及医疗服务,组织指出,善款可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让路予富人 露宿者被赶

露宿体验活动原意是希望帮助社会上弱小的一群,並唤起社会大眾关注。但有露宿者表示,因为要让路予富人「睡街」,真正的露宿者被赶离活动范围,令活动目的本末倒置。露宿者又指,他们在街上的生活绝不如这些名流当晚体验般舒適。

露宿者恩卡达表示,街道是他的家,这里没有热咖啡或小食,更没有睡袋,在南非冷得令人发紫的寒冬,他仅有一张小毛毡保暖,每日靠著在街上收集塑胶废料赚取微薄的金钱去维持生活。恩卡达说:「若果你不工作赚钱便会肚饿,然后死去。」

另一名露宿者思孔多表示,自己以吸毒来释放压力,並饮下大量的酒来保暖以便入睡。不少露宿者因生活逼人而染上毒癮,更有不少人鋌而走险犯案。

参加者主要为白人

南非种族隔离终结逾20年,白人仍掌握財富、影响政治,贫穷的黑人却生活困苦。参与活动的富豪亦以白人为主,凸显种族之间的差异。佔总人口10%的白人,拥有该国80%的財富,埋下种族衝突的隱忧。

约翰內斯堡目前约有6000名露宿者,统计指全国住简陋房屋的人,比种族隔离结束时还多300万人。

黑人生活困苦,青年的教育率非常低,失业率达1/4。南非已故前总统曼德拉当年奉行和解政策,没有完全清算白人利益,尤其没有处理不公的土地政策,也触怒黑人。

南非不时爆发排外骚乱,最受影响的是刚到达的白人新移民,白人农夫容易被谋杀,生活得战战兢兢。有极右白人组织则训练青年练武,灌输仇恨黑人的思想,种族之间的分歧难以平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