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山车队深入沙巴主干山脉东北面内陆,起伏的山地前方,就是达拉斯玛迪山峰。

报导/罗君信

广告

达拉斯玛迪峰
我们来了!

我再次翻回2013年10月《国家地理杂志》出版的“高山上的悲歌”,对居住在世界屋脊“喜玛拉雅山”山腰的雪巴人,面对依山维生的生活故事,为了保障游客安全与自然灾害的经历故事。

车队进入甘榜西奴苏民宿时,受到村民的传统乐器迎接。
车队进入甘榜西奴苏民宿时,受到村民的传统乐器迎接。

从笔者的尖锐笔触和报导中感受到,雪巴人如何为自己家人和下一代教育保障的设想;也让我回忆起本月5日沙巴兰瑙5.9级地震后,不幸在工作中罹难的登山响导,遗下身后一群,对于登山响导,他们的精神永远都受我们敬仰。

受业余远足登山队邀请

前后相距不到一年,受邀两次踏足国内的高山,从去年7月获安排登上砂州内陆最高山峰 – 姆禄山(Mt.Murud)后,再次受邀请随同本月18至21日国内业余远足及登山队伍,向沙巴根地咬内陆全马第二高峰出发,在此特别感激领队蔡永兴的安排。

简单的住宿环境,充满大自然韵味。
简单的住宿环境,充满大自然韵味。

本月5日早晨7时15分,里氏5.9级的兰瑙地震,延续30秒的震动,把神山风貌都毁了大半,驴耳也断了,不幸的断送了18条宝贵生命;然而此时,正值是大家在准备10天后,出发征服全马第二高峰达拉斯玛迪峰(Mt.Trus Madi)的最后关键时刻。

广告
攀山队领队蔡永兴(右1),西奴达拉斯玛迪民宿兼登山响导丹尼斯(左2),与队员及旅游工作者陈友福(中)合影。
攀山队领队蔡永兴(右1),西奴达拉斯玛迪民宿兼登山响导丹尼斯(左2),与队员及旅游工作者陈友福(中)合影。

5.9级地震后,期间神山周遭地区发生了数十次的余震,也影响了部份登山客的心情,有者也因家人反对而临阵退缩,决定放弃,有者更说,“幸福决定于自己。”

民宿的晚餐,吃得简单和饱满。
民宿的晚餐,吃得简单和饱满。

不过地质学家也判断出,余震在持续一段时间后会逐渐恢复平静下来。为了确保所有登山者的安全,队伍也数次向负责接待的响导丹尼斯依贡,二度确认山径的安全和是否发生落石事故。

与神山仅50公里之遥

位于根地咬县南面的达拉斯玛迪峰,与神山仅50公里之遥。攀登达拉斯玛迪峰目前共有3条路线,分别为丹布南县的卡英加兰(Kaingaran)山径,根地咬县的阿彬阿彬(Apin-Apin),和西奴苏(Sinau Sook)山径。

以竹片切成作屋檐装饰,简单的木板钉成的长凳,泥土地板,是当地民宿特色。
以竹片切成作屋檐装饰,简单的木板钉成的长凳,泥土地板,是当地民宿特色。

其中取道甘榜西奴苏是3条,攀登达拉斯玛迪山峰最刺激和挑战的山径,来回31.2公里,让登山者有机会感受到一次攻破3座山峰局限的体验。

海拔2千642公尺的达拉斯玛迪山峰,与神山遥遥相望,605兰瑙地震时当地不受影响。
海拔2千642公尺的达拉斯玛迪山峰,与神山遥遥相望,605兰瑙地震时当地不受影响。

位于丹布南及根地咬交界处,面积7万5千804公顷的达拉斯玛迪山,在2010年获得沙巴州政府通过宪报公布,列为一级森林保护区,达拉斯玛迪山脉也是京那巴当岸河的源头之一,为丹布南和根地咬县的分水岭。

6月18日下午2时计,载着26名攀山队员的车队,驶入达雅斯玛迪山东南角的甘榜西奴苏,往西奴达拉斯玛迪民宿前进。这是一间3年前开始经营的民宿,也是当地唯一的民宿,可容纳30名旅客,虽然设施简陋,唯五脏俱全。

深具大自然韵味的简单住宿环境,成为这群城市的攀山客开始贴进大自然,为翌日开始的登山旅途洗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