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隆岛被《L onely Planet》誉为“菲律宾最后一块净土”、“未开发的处女地”,亦有“小帛琉”、“海上桂林”等别称。

菲律宾巴拉望的布苏安加岛(Busuanga Island)上划分成东西两镇,东边的科隆镇(Coron)与科隆岛隔海峡相望。通常游客会先在镇上休息一晚,储备隔日整天潜水跳岛游的体力。

海湾外的科隆岛浸沐在黄昏的余晖里,只要赶在太阳下山前,登上科隆镇上的达布亚斯山(Mt.Tapyas)726层阶梯来到山顶,便能见到这幅落日美景。幕色中的科隆岛像是只露出一半的少女腰臀,而海面下的另一半,鱼蚌珊瑚色彩斑烂,刚好有个老外在岩石上入定打坐,像是要看破红尘的苦行僧。

 

蔚蓝莹透的海面下,栖息着全球近八成、逾600种以上的珊瑚品种,及约12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沉船炮艇。许多专业潜水人称巴拉望为“探险家们的终极群岛”,这话其实一点也不夸张,绝美如澳洲大堡礁,也只有约400种珊瑚品种,科隆湾又怎能不令人为之神往?
蔚蓝莹透的海面下,栖息着全球近八成、逾600种以上的珊瑚品种,及约12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沉船炮艇。许多专业潜水人称巴拉望为“探险家们的终极群岛”,这话其实一点也不夸张,绝美如澳洲大堡礁,也只有约400种珊瑚品种,科隆湾又怎能不令人为之神往?

 

巴拉望科隆岛被誉为“最后处女地”,是世界十大热门潜水景点,它丰富的海洋生态亦被《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形容为“现代伊甸园”。伊甸园里的蛇只是诱惑人咬下禁果,但海里的蛇可是真的有毒会咬人。海蛇昂首挺立,来势汹汹,被追了几公尺后,终于有双手伸到她面前。那是负责载客往来岛屿潜点的船家,没有健身房里练来的大块肌肉,但精悍身形却能在水底穿梭一如射出的箭。

 

海蛇科的蛇类多有毒,见到可千万要小心。
海蛇科的蛇类多有毒,见到可千万要小心。

 

50令吉海鲜大餐

此后几乎所有潜点都在“装弱”,让船家用浮板拖着,轻飘飘地游过二战时被击沉海底的日本炮艇架;绵延500公尺,华丽缤纷仿佛日本摄影师蜷川实花作品重现的珊瑚礁花园(Lusong  Coral Garden);就连到了科隆岛上被誉为菲律宾最干净湖泊的凯央根湖(C a y a ​​n g a n   L a k e ) , 无风无浪,仍是软绵绵地被护着,像是蚂蚁要搬回巢里的饼干屑。

这些船家,不只会救人,还会煮大餐。 “一餐多少钱?”答案是约50令吉,有鱼、龙虾、螃蟹、水果,都是船夫在船上准备好的。多数船家在出海行程中,会选一处沙滩,作为中途休息站,让旅客在木构的凉亭里大快朵颐。

饱餐散步之余,发现有户人家在沙滩旁的礁石用茅草、木头搭建屋亭。因正值用餐,当地人多拿着餐盘,以手捻饭就口,即便观光客在屋外徘徊探头,他们仍微笑打招呼,孩子们则表演跳水游泳,赢得目光与掌声。或许他们的生活朴实,但乐天知命的笑容却是最富裕的财产,人间最简单的幸福,莫过于此。

 

科隆镇港口的“ 美人鱼水上餐厅” ( L a Sirenetta Restaurant & Bar)为海上建筑,属于开放式餐厅,四周都没有墙,装潢以美人鱼为主题。科隆之所以出现美人鱼的形象,据说是因为科学家曾在巴拉望岛的地下河石灰岩中,发现海牛化石。
科隆镇港口的“ 美人鱼水上餐厅” ( L a Sirenetta Restaurant & Bar)为海上建筑,属于开放式餐厅,四周都没有墙,装潢以美人鱼为主题。科隆之所以出现美人鱼的形象,据说是因为科学家曾在巴拉望岛的地下河石灰岩中,发现海牛化石。

 

最后净土好风光

科隆镇上出海口的露天“马昆特海水温泉”(Maquint Hot Spring),汨汨涌出的热泉水池被红树林包围着,泡在摄氏40度热水里一眼便能看见蔚蓝大海。摄氏30度的气温泡露天热汤顺便偷看肌肉猛男,身躯那么热,毛孔蒸腾微张好像初尝露水的花朵。在这,小资女孩们又惊又喜,好像回到了那个第一次与男友去看海,仍对世界充满期待的夏日午后。

 

马昆特温泉与柯隆镇红树林出海口相连,水温约35至45度。
马昆特温泉与柯隆镇红树林出海口相连,水温约35至45度。

 

镇上的主要交通工具摩哆三轮车(Tricycle),尚未因观光过度而开发的海边小镇还保留朴素模样,没有太过高档的餐厅和百货公司,有的只是简单的杂货店、寥寥数人的小酒吧,以及见人就笑的当地居民。相比长滩岛(Boracay)和宿雾(Cebu),科隆镇虽已不算神秘,却是自然风光保存得最好的地方,堪称菲律宾的最后一片净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