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法国大革命时期(1789-1799),反革命分子为恢復旧秩序而暗杀政 治家,被形容为最早期的「恐怖主义行为」;也有人以1914年奥匈帝国的斐迪南大公及妻子在波斯尼亚的萨拉热窝进行访问时遇刺,而掀开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 「恐怖活动的起源」,但恐怖主义成为政治集团的武器,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时尚。接著发展到今天「恐怖主义」已成为一个贬义词,甚至「恐怖分子」变 成「人人得以诛之」的世界公敌。

广告

这之中的演变得从中东风云变幻说起。

1947年,联合国在美英的主导下通过巴勒斯坦的土地分成两半,一边让犹太人立国;另一边则让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立国,但阿拉伯国家(以埃及为首)並不接受这一议决,反对將巴勒斯坦切成两半。

儘管如此,犹太人义无反顾地在1948年在获得分配的土地上建立以色列国(5月14日),也就在这一天,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展开浴血奋战,是为史上的第一次中东战爭。自此之后,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结下不共戴天之仇。

虽然在1978年,埃及在美国的调停下与以色列讲和,但埃及总统沙达特却在1981年遭其国人暗杀,恐怖行动已再次抬头。

另一方面,主张与中东和解及与巴解(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对话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则在1995年被枪杀,举世震惊,「恐怖主义」进一步在中东发酵。

前前后后,中东共打了5次战爭(从1948年到1982年),但仍然无法解决中东的领土纷爭。

广告

就阿拉伯人来说,犹太人早就被赶出巴勒斯坦(公元135年,犹太人被罗马帝国驱出巴勒斯坦成为流离失所的民族),因此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强佔」巴勒斯坦土地建国,但犹太人坚持这是他们的故土。

哈马斯变激进组织

就这样的势不两立,也导致一些使用暴力手段的组织出现,例如在1978年一个命名为「哈马斯」(Hamas)(伊斯兰抵抗运动)在巴勒斯坦的加沙成 立,而后又扩大到西岸领土。初时已被以色列视为福利组织,而未加以警惕,但在巴解机构主席阿拉法不能为巴勒斯坦立国后,「哈马斯」也就在90年代转身成为 激进的组织。

哈马斯一边被视为「恐怖组织」,进行人肉炸弹袭击;另一边则与巴解机构握手言和,以便参加议会选举,在胜出后,它与巴解的阿巴斯分享政治权力。就这 样,哈马斯这个组织就游离在合法与非法的边缘,而成为以色列和美国的一颗眼中钉。不仅于此,黎巴嫩也在1982年出现了「真主党」(被视为恐怖组织)崇尚 柯梅尼。它的目的是要协助巴勒斯坦打败以色列,最终目標是要在中东建立伊斯兰大国。

儘管在1996年以色列企图一举歼灭真主党,但在黎巴嫩、伊朗、伊拉克及阿拉伯国家在背后支持下,以色列无法得逞。

与此同时,另外崛起的流派也是打著支持巴勒斯坦独立的旗號游走在中东和阿拉伯国家之间,这与美国脱离不了干係。比较令美国头痛的是在1979年伊朗 宗教革命成功后,扶起柯梅尼推行政教合一的制度而触动美国支持伊拉克新上任的总统萨达姆与伊朗开战,以牵制伊朗鼓动的反美情绪。这一场歷时8年的战爭在联 合国调停下和解了。但羽毛丰满的萨达姆开始不再听命美国,于1990年指挥入侵科威特,只是一年时间又被美国迫使退出科威特。

心有不甘的萨达姆转向包庇和支持恐怖活动,专门和美国作对。其中最大的一支恐怖军团组织是由奥萨马拉登所领导,称为「基地组织」。

另外一个具讽刺性的倒是在苏军于1979年入侵阿富汗后(1989年苏军退出阿富汗,翌年苏联变天,共產政权倒台),美国专门培养一批人前往阿富汗 打「圣战」,动用宗教的力量以打败共產苏联的侵略,其中一人就是后来成为恐怖大亨的奥萨马拉登。他在阿富汗与另一支也被称为「恐怖主义」的「塔利班」进行 军事合作与勾结。

当苏军撤退后,阿富汗逐步被塔利班所控制,在1996年组成塔利班政府。这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容忍奥萨马拉登的「基地组织」存在,但「基地组织」並不与塔利班爭夺政权,而是借用阿富汗土地建立国际性的恐怖组织。

塔利班向学童洗脑

奥萨马拉登本是沙地阿拉伯的公民,在阿富汗立定脚跟后,他就回过头来反对美国,更在1996年向美国宣战,他不能接受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打压巴勒斯坦立国无门。

当2001年「911」事件(美国纽约两栋大厦被飞机袭击炸毁,肇近3000人死亡)后,標誌著基地组织第一次在美国本土以展示「恐怖主义」的威力,进而把「恐怖主义」推向一个新高潮。

在这之后,美国极快地打起反恐的旗號,要世界各国进行打恐和灭恐,于是有了2001年杪入侵阿富汗,击垮塔利班政权和扫荡基地组织的新型战爭。继之在2003年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

虽然美国先后扶持一个新的阿富汗与伊拉克政府,但始终无法剷平「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即使奥萨马拉登于2011年被枪毙但其恐怖组织阴魂不散, 在2014年一个伊拉克与黎凡特(大敘利亚)伊斯兰国宣告成立。表面上与基地组织分离,实则这支新的武装比基地组织更加残暴和令人心惊胆战。

除了这支佔有领土到处招募年轻人入伍的ISIL组织外,我们也发现到塔利班的军事力量在阿富汗重新出现,而且也有了巴基斯坦塔利班和伊拉克塔利班的组织。

还有哈马斯及真主党及巧立名目的极端组织也从不同地方冒出头来,並没有给以色列喘息的机会。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在论及「恐怖主义及伊斯兰极端主义 的未来」时这样说:「自以色列建国以来,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人受到的教育一直都是如何在学校里、在神学院里、在清真寺里仇视以色列人,仇视犹太人,而且40 年来,他们觉得自己一度辉煌的伊斯兰文明被美国主导的西方世界削弱了,他们为此感到愤慨与耻辱。如果以巴衝突结束,极端分子就会失去依据。」

可惜的是,以巴和解(巴勒斯坦立国)看来仍无头绪,而在另一方面,极端的伊斯兰教徒认为重建伊斯兰全球主导地位的时代已经到来,他们选择了伊拉克作 为第二战场,也借敘利亚的內战夺取土地建立了本身的控制权,他们的目的之一是要打败以色列,在中东建立起的政教合一的大阿拉伯国,因而有了前仆后继的自杀 式的袭击事件发生。

除非「恐怖主义」武装被消灭,不然人肉炸弹的威胁仍然存在,因为有一个塔利班组织每天都向学童洗脑,要他们相信牺牲是伟大的,可以上天堂,並有72名美女相伴。这也引发美国与全世界国家不得不联手向所有的恐怖组织宣战,否则世界將永无寧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