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是董总庆祝创会一甲子的年份。但可惜的是,董总在这一年却饱受內斗所困,结果呈现在眾人眼前的是「城门失火,外战无建树」的情况,在年杪期间,还上演各种提案的特大斗法,更令人感到唏嘘。

踏入12月的第一个星期日,董总主席叶新田在不接纳7州提呈罢免署理主席邹寿汉的特大要求,反而援引主席权力召开议决关中生报考统考的特大,最终因法定人数不足,上演董总创会60年来,首度发生特大流会的事,已大大衝击其领导威望。

当超过一半的董总常委联署要求解散中委会,以重新改选的建议,遭到叶新田称董总律师团的初步看法是章程没有阐明可以中途解散中委会,必须任期届满才可以改选;但叶新田及邹寿汉在失去超过半壁董联会的支持下,如何走出困局,让董总重新回到领导华教运动的正道上,是一个疑问。

有说內斗最能自毁长城,也最容易使到议题变质,因此原本值得探討的「关中模式」,隨著董总与华教组织意见分歧到董总內斗下,似乎也演变成一个用来权斗的课题,错失理智探討的空间。

事 態演变到今天,似乎没有谁还在坚持关中生不能参与统考,就连叶新田也宣称1207特大是「要为关中生参与统考开闢通道」,但隨后又称「特大流会,导致董总 依然维持623代表大会的议决」,有关的议决就是「关中不是华文独中,批文存在问题,源头在教育部,要求关中董事会向教育部爭取修改批文,建立一所真正的 独中」,这也意味董总又回到不支持关中生报考统考的立场。

当关中的硬体设备日益完善,教育部依然採取「曖昧」態度之际,叶新田在带领董总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坚持要求修改批文的「原判」,让人不仅想要问一句:「这是闹哪样?」

大家都知道,大马的华文独中与从华文中学改制的国民型中学一样,都是60年代遗留下来的「產物」,要变质容易,要增建却面对重重的困难,要如何化茧成蝶考验华社与教育精英的智慧。

在这样的环境下,既非典型独中又非国民中学的关丹中华中学的成立,相等於是开启了一个新的空间,无论带来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好,都值得华社精英从教育的角度去做更多专业及深入的探討,而演变成內斗课题的话,只能算是作茧自缚的悲哀。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