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DiGi电讯有限公司推行了青年高峰会(Telenor Youth Summit 2014),以使用数码通讯对社会及经济做出贡献为题,继而推动青年的构思与创意,以崭新的概念扩展数码通讯的用途。

广告

科 技日新月异,革新是电讯公司势在必行的行动。近年来,数码通讯在社会发展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其中各种应用程式(App)更是当中不可或缺的「佼佼者」。 通讯、资讯、休閒、购物,都可在一个按键內搞定,各种应用程式为社会大眾带来了莫大的方便。然而,市面上却少有对社会关爱、对地球友善的应用程式。

Telenor集团早前举办了第二届青年高峰会(Telenor Youth Summit 2014),集团旗下位於亚洲与欧洲共13个国家的电讯公司纷纷在各自的国家进行此活动。参赛者年龄介於18至25岁,以数码通讯的方式,构思可为社会及经济带来改变的应用程式。

经过严苛的赛选与评估,两位青年──谢玉冰及杨煒轩脱颖而出,成为大马青年高峰会的优胜者。优胜者將代表大马到挪威奥斯陆(Oslo),参加高峰会,与各个国家的优胜者进行交流。

以实践力获胜

DiGi通讯与企业责任主任Joachim Rajaram认为,DiGi与Telenor在这项比赛中拥有相同的目標:让互联网適用於所有人。「我们在挑战新一代互联网用户,希望可以透过移动通讯技术改善人们的生活,并赋予社会一些贡献。」

青年高峰会最终要求的并不只是计划,而是更实际的行动。「当我们在200余份参赛作品中选出最终的10位入围者,我们希望看到他们付诸行动。」在10位入围者在评审面前呈献了自己的计划后,Digi也开始联繫他们,获得计划的进展。

广告

「当我们联络谢玉冰时,她已经与非营利组织联繫上,并开始付诸行动了;而杨煒轩则在檳城开始了在地的行动,联繫上非营利组织、在地的酒店、批发厂商等。」两人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不言而喻。

目前,谢玉冰及杨煒轩身在奥斯陆,出席高峰会,与另外13个国家的优胜者会面。他们也会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

概念源自患癌母亲

谢 玉冰胜出的概念,是有利於癌症病患使用的应用程式。该程式分为3大部分:一、询问;二、肿瘤专科;三、病患之间的交流与分享。该应用程式的概念较为生活 化,可作为癌症病患生活上的指南。病患可以在应用程式里询问一些生活上普遍的问题,譬如:可不可以吃特定种类的香蕉、吃什么食物可以让病患更健康,甚至是 做什么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谢玉冰透露,创造这个应用程式的灵感,来自她患上癌症的母亲。母亲在关丹的小地方患病,而当地的医疗设备无法与 雪隆一带的医院相比。「这里(指雪隆一带)很方便,病患要做什么都很容易。这里有肿瘤专科,有帮助病患的非营利组织,也有家庭看护,病患要就医或是询问病 情都较为容易。」相比之下,小地方的医疗团体与设施并没有这么完善,更是供不应求。

癌病患需明灯

患癌母亲面对生活上的问题,却无法求助于「对」的人,启发了谢玉冰製造一个应用程式,造福病患。一旦心生疑问,癌症病患可通过该应用程式提出,隨即获得专业的医学答案。

「癌症患者需要做化疗,我妈也不例外。化疗的时候,血球指数需要达到某个程度才能进行下一次的化疗,但我妈的白血球指数非常低,因此她常致电小组(自组的癌症病患小组)內与她情况相似的病患。她会问她们这个可不可以吃、应该要怎么吃之类的问题。」

国 外有好些为癌症病患特设的网络管道,这样的管道不仅打理得井井有条,更依造不同的病症分类。虽然如此,这些管道並不適用与大马的病患。「大马的食物与西方 国家的食物差异太大,因此难以获得正確的答案。」她苦笑,即便你在网上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癌症病患可不可以吃nangka(菠萝蜜)」,国外的专家 也可能因为不知道该食物而无法做出正確的回答。

另外,大马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各族又有著自己的传统土方与草药,且医治的方式都大不相 同。「我妈在住院期间曾经买过一种『神水』,且价值不菲。」她指出,「神水」来歷不明,也没有医学根据。因此,她认为需要一个专业的医疗专家为这些病患解 答,以免发生病急乱投医的情况,让「有心人士」有机可乘。

与病患並肩作战

「妈妈过世 之后,我便开始了这项计划。」谢玉冰低著头,像是压抑著什么。母亲逝世后,她认为自己空出的时间可以做些东西,便开始进行这项计划。谢玉冰与大马两大非营 利团体洽谈,即大马癌症协会(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简称NCSM)及大马善终关怀协会(HospisMalaysia),並且获得双方认同,应用程式研发成功后,她与两大组织將联手帮助 病患。NCSM向她透露,该协会有意愿在明年推出热线服务,让有需要的病患在任何时间致电询问详情。假以时日,应用程式开发成功將与NCSM热线同步进 行。

若应用程式开发成功,谢玉冰希望可以到各大医院推广,寻求更多医护人员的加入。「母亲患病的时候,那些帮助病患连接为小组的人其实是 护士。」她曾与照料母亲的护士谈过这项计划,而该名护士极力讚成以这样的形式给予病患精神上的支持。她认为,唯有知道自己不是孤军作战,病患才会对生活更 有希望。

对於进行这项计划的挑战,她笑说「是语言。」她坦言,就连NCSM也有这方面的问题,要找一名懂得多种语言的护士並不容易。有些病患只懂得特定的语言,而她没办法在应用程式內提供所有语言。她透露,应用程式的语言目前將著重于国语和英语。

为余食找空腹

杨煒轩是理大药剂系学生,他胜出的概念是以应用程式来妥善处理剩余的食物。这个应用程式將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將酒店、麵包店、批发市场等与非营利组织连接在一起。

「大马的剩余食物並没有一套完善的处理方式,因此酒店与本地商店一般的做法是將剩余的食物丟到垃圾堆填区。我想要做的是让这些人通过应用程式,將剩余的食物拍照並上载到程式里。这样,临近的非营利组织便可以到那里领取食物,提供给有需要的人。」

杨 煒轩在今年7月到吉隆坡参与一场国际论坛活动,看到许多食物因不合外国人的口味而被丟弃,而启发了他做一个相关的应用程式。「当时,我们面对著200余份 的便当,不知所措,这才发现我们无法好好处理剩余的食物。」从小被教育不可浪费食物的杨煒轩,为这些被丟弃的食物感到可惜,进而想到联合非营利组织与本地 商店,一起为剩余的食物做妥善的处理。

规划食物安全方案

如今,杨煒轩成功联繫上檳城的希望之家(House of Hope)及克切拉佛教中心的香积厨(Kechara Soup Kitchen),让这两家非营利团体用商店的剩余食物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基 本上,非营利组织对这样的计划表示支持,而酒店与方面则不太认同。」由於担心发生食物安全问题,因此酒店方面仍未答应加入这项计划。为此,杨煒轩邀来在大 学从事食品技术助理的同学加入,希望可以获得酒店的认可。「我们已经在规划一套专属的方案,只要成功,就可以確保食物的安全性与可食性。」

杨 煒轩计划明年举办一项食物捐献运动,希望可以吸引大批的批发厂商参与,「那我们就可以与他们联繫,进一步洽谈有关剩余食物处理的计划。」对於会不会將计划 开放予社会大眾参与,杨煒轩笑说,「未来可能会这么做,但计划的目標还是会集中于本地商店、批发商及非营利组织。」由於计划还在洽谈当中,杨煒轩希望在两 年內能够成功研发出相关的应用程式,尽快解决大马的食物剩余问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