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自勉
(古晋一中校友会创会及名誉会长、砂拉越南大校友会古晋分会前会长、古晋中中校董会前财政)

广告

“董总可能被吊销,我也没有办法”“我不怕做千古罪人”

以上是叶对记者的回答。想一想,若有一人到处点火,并说这火若烧到谁的房子,他是没有办法的,大家会如何想?点火是“因”,吊销是“果”,叶不点火不就得了。因果不分,心术不正,言不由衷,可见一斑。大家总算挣开了眼,越看越清楚。

破坏统考,华教公敌:

我们一贯的立场是,董总纷争,不论派别与看法有多大分歧、不得影响统考的顺利举办,这应该是大家的共识,此底线不容逾越。叶邹率先开除行政首长,带领外人闯电脑室、冻结数位主任和银行户口,进而破坏统考,已在所难免,应受到强烈遣责。有谁能眛着良心,将每年12,000个独中高中毕业生的前途,置之不顾,那肯定是华教公敌。

有趣的数字:

叶在选举时拉拢13州中的6州为常务州,得18铁票,其余7州7票。叶另委任7票,铁票共25票,25比7。选举主席时,获一致通过,叶派为32比0,13州比0州。当时全部是叶派,一叶独大,没听说有马华卧底参杂其中,邹除外。

广告

在这次的风波中,32票中的19票属于傅派,叶派只得13票,其中还包括保持中立的登州。而法庭谕令下召开的特大,傅派占13,叶派占12。势均力敌,只要傅派中有一人跳槽,叶派就成为多数。以董总主席的光环,多拉一位,应该不是难事,怎么会江河日下?

由以上数字,可以算出,7个由叶委任的中委,有6个反叶,是叶自己找来的,不论是有眼无珠,还是遇人不淑,总之大势已去。由报上得悉,森州易手后,傅派已拿下10州,扣除登州中立外,叶只剩雪隆和沙巴。谣传沙巴将会中立,而老巢雪隆已提出特大重选。猜测马华利害或是人心所向,叶都必须自省。

何谓”夺权”

若权力原本就是叶的,所谓“夺权”可以理解。董总主席职位是票选的,多票得之。因此是须由多数人支持、委托并授权。不再支持叶当主席,应理解成是由于多数人取消委托与授权而起。叶一人利用庭令阻止特大的召开,不让多数人去讨论和议决是否要解散重选,才是否定多数人的权力,才是真正的夺权。

没有路线之争

这一年多来,在2方的文告中,看不出有任何路线与方向的不同。包括2年前叶发动反教育大蓝图中不利华教的条文签名运动,傅派也在声明中表示支持。有90多万人支持的签名运动,除去老人和小孩,已近乎全体华人的力量,成就非凡。

既然叶知道有人因此反他,请公布其名字,以正视听。2年已过,大家还在等待叶的后续动作,包括指出那些条文要改,董总如何建议,政府及联合国是那一部门处理,有反应吗?没有路线之争,只有个人因素。

当初选他,现在为何又要反他:

当初以为他行,路遥知马力,实践和时间才能让人显形。以陈水扁为例,为何台湾人支持后又反,不妨去问一问。答案可以林林总总,莫衷一是。但是有一条肯定对的,就是凡不能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就得下台。沙巴拜林吉丁岸,以微差取得政权后,由于4个议员跳槽,结果维持不到2星期就跨台。以比叻的民联政府为例,执政不到2年,也因窝里反而下台,不也是没做到期满。不管你服气否,这就是民主机制,少数服从多数,没有例外。

“谁敢保证新主席会更好?”

若有一人站起来保证,而后来新主席却表现不佳,我们能拿他怎么样?起诉他,叫他赔?可见这问题是没有质量的,难怪至今无人接招。

若换成“主席做得差,委员们能做什么?”答案是只要凑足票数,就可以拉他下马。因此当主席的,都会好自为之,表现要好,人际关系佳,方向理想明确,才能服众和统领。

易位思考,若把“叶新田”的名字换成“纳吉”,问题就变成“当初人民选纳吉,现在为何又要反他”,“应该让纳吉做到期满”,“谁敢保证新首相会更好?”

按此逻辑,期满后也不可换人,因为无人可保证新人会更佳。若大众椄受这种说法,在野的政党不都没有希望了。马哈地不可倒纳吉,林吉祥也不可叫纳吉放假。

反叶邹的重选,是赶尽杀绝吗?

不是。由各州董联会派到董总的代表,除非该州撤销委任,是不可以被赶走的。也不是邹讲的,输了就只有走人说“拜拜”。纳吉如果没能力组阁当首相,他还是国会议员。叶邹也是如此,不做主席,还是中委。

整个风波的核心就与重组内阁一样,在整个团队不变的情况下,更换主席的人选,是非常轻微的调整。谁执政则努力发挥,在野的则尽力监督和鞭策,多好。

为何非当主席不可?

叶和谈的先决条件是他恢复主席职,否则免谈。即然是无偿,没酬金,为何非当主席不可?

据说中国以省长级礼侍董总主席、受委大学客座教授,海外理事等。至于叶有没有此等待遇及有无薪酬,由他自己说会比较准。

叶恢复主席职的窘境

不能掌控多数票的叶,为无兵司令,行政人员不服从,一切由傅派决定,挂名至2017年6月,交白卷,也一样下台,让华教空转2年,毫无意义。除非个人对所有山寨的事物,情有独钟,包括主席职。与其明知不可而为之,不如省下律师费和时间,养精蓄锐,等待下次改选,再一举拿下。

“政治介入”

张守江、邓伦奇为叶站台。泰益、阿德南拨地拨款并准备承认统考。杨国斯、田绍熙为中中护航,团结党立法资助独中等算不算政治介入?有什么可怕吗?505以前叶和纳吉有说有笑,花55万请纳吉共渡新春团拜呢?不像和国阵有介蒂。

诬赖前民行党候选人兼新院院长柯嘉逊挪用公款,败诉赔款30万,不像亲民行党,说叶为左派,不见得,驱赶莫泰熙等,和李万千、陈凯希也不合拍,不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摆事实讲道理,搬砖砸脚。牺牲大我,完成小我。肯定不关左派及政治。

热议好过冷漠,行动须合程序

不论是政治人物、华教同道、平民百姓,各说己见,赞成或反对都没问题,那是关怀和热心华校的表现,真理越辩越明,而关心者又可以兼听则明,都应得到赞许。由文告、宣传、晚宴来说明自己的论点,把意见摊在阳光下,都能影响各州代表的动向。对热议一年多的课题,大家已没有耐心,绝对是时候付诸表决。可惜叶不照程序,阻止开会重选,令民主不能彰显。

“教总是公务员”

60年来的董总和教总像连体婴,同在一屋檐下,名称为董教总大厦。许多人都误认为单一团体,亲密程度之高,非同一般。到叶领导后,就成了对立。是前几任主席没带眼识人?还是叶缺欠领导人的风笵与诚信?教总对国家教育体制应比一般人了解,他们才是教学专才。强调教总是公务员,有贬低他们的专业操守、民族意识和智慧之嫌。

向森州和彭亨州的新旧董事们致敬:

意见虽大不同,却都服膺民主,接受重选结果,败选者还被委为顾问。不诉诸法庭和社团注册官。自家的事,内部解决。为华教无偿付出,人到无求品自高,敬礼。

若欲从事草根运动,必须听毛主席的话,审时度势,打有把握的战。向越王勾践取经,卧薪尝胆。向邓小平学习,三落三起,大放异彩。

叶邹当前急务是厘清华教面对的主次矛盾,回归正轨,回到董总会议桌,少数服从多数,坚持民主原则,做好本份,做好监督,努力表现,争取民心,以期东山再起。

常说中国土豪,有钱就任性,可以理解。无钱无理,又任性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