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林建荣[/highlight]

广告

政府以减轻移民局柜台工作量及杜绝中介人为理由,停止更新外劳工作准证的柜台服务,而强制雇主使用电子服务供应商MyEG公司的服务,来更新准证, 再度佐证政府的无形之手,不只决定著国家资源的分配,更主导著经济的发展方向,企业及个人的经济生活,也形成了新的商机或商业文化。

就以强制雇主使用MyEG的服务为例,根据官方去年的数据,全马约有250万名合法外劳,乘於每人更新准证服务费38令吉,一年就可为该公司带来约 整亿令吉的收入。而该公司在去年12月,也获得一分6年总值1亿8000万令吉合约,为大马皇家关税局推行关税网上税务呈报计划。

这也是为何坊间,特別是在野党领袖要求政府,尤其是內政部,公佈有关合约的详情及內容,以解开民眾的疑惑。譬如政府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批出这样「优 惠」的合约给MyEG公司?在政府推动电子化多年后,为何还要把这涉及如此庞大资料数据的处理,交给私人公司去负责?难道政府的责任不是为民服务,而是利 用政策让某些人或集团致富?

这进而也引起民间臆测,该公司获得如此垄断或寡头垄断的业务,又会否与该公司董事成员中的退休高级公务员及执政党成员有关?

依据该公司网站,在该公司的7人董事局內,共有3名退休的高官及2名巫统领袖。其中一名大股东兼执行董事拿督拉惹慕尼尔,是巫统檳州党员,曾任丹绒 区部副主席,並在国阵执政檳州时,出任过多届檳岛市议员。另一个巫统领袖,则是现任玲瓏国会议员三苏安华,其也是国家高教基金局主席。

过去,政府也以减轻官员工作负担及提高生產力为理由,而推动私营化政策,把公共领域的服务,从水供电供、邮政、排污到大道等,一一的转移到私人企业手上,最终成了一部分人或一些財团的致富之道。如今这种致富的手段,是否进一步伸入低下阶层的外劳身上?

广告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这样的金钱与权力结合的结构下,政府与企业形成的支配、操纵的关係,不仅会牺牲中小企业的发展、社会的竞爭力,最后会否形成一种集权的统治,决定著我们的生活习惯?

留言评论: